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707章 冷意

第707章 冷意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707章  冷意

    暗金之光凝聚,化为了一道幽冥图纹,而在黄金古猿的头顶之处,一抹暗金光华垂落下来,进而笼罩住它那宛若小山般的庞大身躯。

    刹那间,黄金古猿身上的狂暴气息,骤然变得微弱了许多,同时,它那怒轰而出的黄金巨掌,速度变缓不少,难以压制住黑洞重剑的漆黑剑芒。

    见状,楚行云的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笑靥。

    这一道暗金光华,自然是冥咒之光。

    在星光暴雨中,楚行云看到了古景天的尸体,便暗中催动功法,神不知鬼不觉的吞噬了幽冥古瞳武灵,并继承了这一武灵天赋。

    冥咒之光,是天级上等武灵天赋,能瞬间削弱敌手的三成实力,效用何其恐怖,楚行云既然能有幸遇到,自然是不愿错过。

    此刻,在冥咒之光的洗礼下,黄金古猿的气息变得萎靡,楚行云抓住这一机会,黑洞重剑绽放出骇人剑芒,蕴含着一股恐怖的逆转之力,径直朝前方扑杀过去。

    逆剑式!

    剑光席卷长空,逆转五行虚影浮现,压迫下来,跟黄金古猿的可怕双掌碰撞在了一起,竟将黄金双掌震碎掉来,没有丝毫的吃力。

    楚行云脚步往前一踏,剑光大盛,镇压一切,轰鸣声不断响起,黄金古猿的庞大身躯,全部湮灭掉,死前,连一声哀嚎都没来得及发出!

    “不愧是天级武灵天赋,着实霸道。”楚行云身形一掠,缓缓落回到地面之上,满是惊诧的看着逐渐消失的古猿身影。

    黄金古猿的实力,很强,能力敌阴阳境强者,体魄更是霸道,连他都无法一剑破开,但在冥咒之光的配合之下,对方,却被一剑轰杀,死得很是彻底。

    冥咒之光所削弱的,不仅仅是黄金古猿的实力,还有它的体魄,灵力,乃至全身各处,瞬间瓦解了对方的所有优势。

    虽说楚行云亲眼见识过冥咒之光的霸道,但施展出来之后,仍是有些心悸。

    这一武灵天赋,足以颠覆整个战局!

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突然响起,楚行云的正前方,星辰光华闪耀于空,空间震荡,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向前挪移了些许,眼前,光景倏然变化,仿佛在穿梭空间那般。

    楚行云稳住心神,双眸向前望去,却见水流香的身影,无比清晰的出现在那里,后者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九寒之气,是如此的清晰,不再遥远,模糊。

    “终于到了。”一道狂喜字音,从楚行云的嘴中吐出,他深深望向了水流香,那双饱含爱意的眼眸内,却倏然掠过了一缕凝重之意。

    前方的虚空当中,水流香,正值鏖战。

    她面对着四尊黄金古猿,每一尊,身躯都高达十丈,身躯体表流转璀璨金芒,同时向前轰出长棍,水流香站在它们面前,给人的感觉极为渺小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面对着四尊黄金古猿的攻势,水流香脸上并无惧意,她的掌中释放出九寒
修佛传记无弹窗
之气,莲步轻挪,似在空间中曼舞,寒光和漫天棍影接触的瞬间,立即将其冻成冰雕。

    这些寒气不断弥漫开去,进而笼罩住黄金古猿的身体,但,那璀璨的狂暴金芒却并没有因此变得黯淡,反而越发刺眼,乃至震散掉重重冰霜。

    水流香的目光颤了下,显然也没想到,无往而不利的九寒之气,居然无法压制住黄金古猿,她挥动着双手,刚欲继续轰击,却不料,那四尊黄金古猿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咔嚓的声响传出,水流香周身的寒霜碎裂掉,四道掌印逼来,每一道,都足有十丈大小,气息狂暴,释放出滔滔凶威。

    水流香死死盯着前方,忽地,一抹漆黑光华掠过长空,剑影浮现,虚空中出现了一道漆黑身影,手持重剑,直然迎上了黄金掌印。

    “给我破开!”话音落下,那漆黑身影不见了,似融入了剑影中,直奔那黄金掌印而去,剑影深邃,仿佛能逆转天地苍生,硬生生挡住了掌印攻势。

    楚行云的身影浮现,落到了水流香的身旁,拉住她的右手,猛然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在两人撤步之时,虚空狠狠震荡了下,狂暴的气息肆虐开去,流光重重,每一缕都夹带着恐怖力量,要毁灭一切。

    楚行云望向前方,微微舒了口气,那黄金古猿的实力,比刚才更强了,而且,足足有四尊,同时出手下,力量太恐怖了,难以力敌。

    他缓缓收敛目光,回过头,立刻感觉到一股可怕寒气暴涌过来,寒气降临到他的右手上,如跗骨之蛆,不断蔓延上去,直至将整条手臂都冰封住。

    楚行云大惊,但随之而来的,是一道寒冰手掌,拍在黑洞重剑上,冰封住剑芒的同时,余威狠狠轰在楚行云的胸膛上,把他轰落下去。

    身体重重落地,一缕殷红鲜血,从楚行云的嘴角处溢出,他捂着胸口站起,一阵阵冰冷的九寒之气,仍在侵蚀灵海,让他无法忍住,又是吐出几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流香,你这是何意?”楚行云表情痛苦,但比起这些,他的内心,更痛苦千百倍,刚才攻击他之人,居然是水流香!

    相比楚行云的痛苦表情,水流香的面庞依旧冰冷,双眼空洞,毫无情感的道:“这一考验,我能独自应付,你,立刻滚离此地。”

    冰冷话音,字字诛心,让楚行云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,他立刻回道:“流香,我并无恶意,只是想帮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水流香又是一喝,喝声夹杂着冰冷寒意,吹拂在虚空之中,使得天地灵力都结成漫天冰花,缓缓飘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纷纷洒洒的冰花中,她那双宛若宝石般的晶莹双眸,正冷冷盯着楚行云,话音冰冷的说道:“我九寒宫之人,从不需要他人的帮助,尤其是男子的帮助,更是不屑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我的名字,你没资格喊出,倘若有下一次,我绝不会轻易饶过,定要让你永远也没有办法开口说话!”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