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694章 全都要死

第694章 全都要死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694章  全都要死

    “杀了她?”

    听到古景天的话,柳诗韵的手掌颤抖了下,有些惊愕道:“这个夜千寒虽霸道,但就这样宣判她的死刑,是不是太草率了点,不管怎么说,真正动杀手的,是水流香,并非她。”

    柳诗韵摇了摇头,不愿动手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她杀的人,这,重要吗?”古景天猛然回头,冰冷的语气,顿时吓了柳诗韵一跳,很快地,他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师妹,你终究太善良了。”

    古景天转过头,一步步靠近了夜千寒,边走边说道:“此次大比,齐聚六大势力的妖孽天才,这些妖孽天才的身上,都肩负着宗门重任,日后,也必将成为宗门势力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换言之,如果这些天才妖孽不幸夭折,对宗门来说,打击巨大,甚至还可能一蹶不振,逐渐走向衰落,对我们星辰古宗而言,其他势力越是衰落,我们就越是强盛,也更能从中找到机会,让星辰古宗能够一统北荒域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要杀了夜千寒和水流香,让九寒宫元气大伤?”柳诗韵听懂了古景天的话,俏脸上浮起一丝不忍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错了。”然而,古景天依旧摇着头,一道冰冷如九幽深渊的话音,从他口中缓缓吐了出来,道:“不仅是夜千寒和水流香,其他天才妖孽,全都要死,一个,都不能留。”

    “而动手之人,不仅仅是我,还有你!”

    咯噔!

    柳诗韵的心脏狂颤了下,那冰冷无情的言语,令夜千寒的脸上浮起惊容,古景天,居然想在古星秘境中,把所有人都杀了!

    “师兄,你刚才的话,是在说笑吧,你别忘了,万剑阁和七星谷,素来和我们星辰古宗交好,我们怎么能暗下毒手?”柳诗韵的面庞抽搐了下,强行拉出一抹笑容,以为古景天只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在她的眼里,古景天生性儒雅,沉稳,对待任何人都彬彬有礼,刚才那一番话,太骇人,完全颠覆了古景天的平日模样。

    古景天停下了脚步,脸上无任何表情,冷漠回道:“万剑阁和七星谷,的确是盟友,但也仅仅只是盟友,随时都可能倒戈为敌,只有将他们彻底击垮,才能真正的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在初入古城之时,若不是那道寒光突然消失,我早已动手杀了苏慕昭。”

    柳诗韵的眼瞳不断扩张,因为惊诧,身体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,夜千寒看着这两人,冷笑道:“古景天,你隐藏得还真深,连自己的师妹都骗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资格说话吗?”古景天居高临下的看着夜千寒,口吐寒音,完全将她看成了阶下囚,模样无比的霸道,阴冷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,对着柳诗韵说道:“父亲和柳家主说过,要想成就霸业,必须心狠手辣,我现在所做的一切,都是他们教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古景天的双眸下移,看着被紫光透体的夜千寒,掌心翻动,一枚古老罗盘浮现出来,上面闪烁着点点星辰,气息尤为玄妙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一字轻然吐出,那星辰罗盘漂浮在夜千寒的头顶上,星光洒落,每一缕都犹如是利刃,在夜千寒身上带起丝丝血痕,饶是她,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寒气,身体不断颤抖。
甲壳狂潮全文阅读


    “说出水流香在何处,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。”古景天话音淡漠,他所真正忌惮的,仅是水流香,只要先把水流香杀了,他不惧怕任何人。

    夜千寒的嘴角掀起一抹冰冷弧度,手掌刚刚抬起,万丈星芒陡然降下,刺入她的周身经脉之中,险些要碾碎她的灵海。

    她的面庞霎时变得扭曲,但,她仍是没有发出一道嘶吼声,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古景天,眼瞳微紫,逸散出一道道冰冷寒霜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愿说,倒也罢了,反正水流香迟早会登上中央高峰,到时候,她依旧难逃一死。”古景天很讨厌夜千寒的这双眼睛,右掌翻动,呈爪形,喷涌出刺目星芒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利爪倏然刺出,星芒凌厉,居然将虚空都撕裂掉,这一爪若是抓实,此时身受重伤的夜千寒必死无疑,连幽紫寒霜都会被轰碎掉。

    此时,在百米之外,一道毁灭剑光急速的奔掠过来,宛若一柄无坚不摧的凌天之剑,破空穿隙,发出轰隆隆的闷响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剑意……”柳诗韵倏然站起身来,一回头,却看到漆黑剑光从她的发梢划过,那剑光,无比恐怖,让她的紫星武灵都狠狠颤抖了下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古景天也感觉到了这股恐怖剑芒,身体倏然回转,星辰之爪轰出,在接触剑芒的瞬间,星光居然被毁灭掉,恐怖力量震得灵海都是一颤。

    然而,出剑之人并没有回答他。

    一道剑吟之声震颤天地,那漆黑剑光绽放出诡异的逆转光华,从下而上,逆冲而起,居然化为了一道剑气漩涡,朝星辰罗盘席卷过去,乃至将其完全笼罩住。

    夜千寒惊讶的看着这一景,眼前,一道身影奔掠过来,脚踏虚空,步伐变幻莫测,带起一阵猎猎之音,极其的潇洒。

    来者,正是楚行云!

    他在远处就感觉到了夜千寒的气息,急速狂奔了过来,尤其是看到夜千寒就要身死的那一刹那,更是远远挥剑,将她救下。

    “逆剑式!”楚行云吐出一道喝声,黑洞重剑逆转,匹练剑光冲天,搅弄着整一片虚空,就连星辰罗盘也未能幸免于难,星光炸裂掉,罗盘立即飞回到古景天的手中。

    在同一时间,楚行云落到了夜千寒的身边,黑洞重剑一翻,陡然插在地面上,那冲天剑光犹如一面剑光壁障,护住夜千寒的身体,并且把所有星光都隔绝开去。

    “洛云,这是我和夜千寒的私人恩怨,你突然出手救下她,莫非,这是要跟我星辰古宗作对不成?”古景天冷声吼道,差一点,他就可以杀了夜千寒,此刻,他岂能不怒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楚行云冷眼一横,声音中仿佛有剑芒吞吐出来,直视着古景天。

    “我洛云行事,向来随心,我既然想救夜千寒,便出手救了,还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,今日,只要我还在此地,你就休想碰她一根寒毛!”

    楚行云浑身上下都是剑意,字字如剑,让在场所有人的身体都是一颤。

    尤其是夜千寒。

    她一双幽紫眼瞳,深深凝望着眼前这名黑衣青年,满脸的难以置信,楚行云,不仅在关键的时刻救了她,居然还要保她不死?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