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689章 突生异样

第689章 突生异样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689章  突生异样

    夜千寒身上散发着幽光寒气,衣裙随风飘动,露出了一双**,纤尘不染,洁白如玉石,有种动人心魄的美感。

    但这样一幅美景,林净轩和顾天骄却不敢欣赏,整片虚空之中,仍弥漫着恐怖寒气,每一缕寒气,都能让他们感到恐惧,仿佛随时都会死去。

    “以你们两人的实力,对战任何人,都能不落下风,只可惜,你们选错了对手。”夜千寒身形一闪,站立在两人的前方,玉手微旋,寒鞭武灵再度出现,释放出冰冷寒气。

    她双眼蕴含冷光,缓缓扫视着两人,最终落到顾天骄身上,嗤笑道:“师尊说得果然没错,神霄殿之人,都是贪得无厌之辈,就连苦心栽培的两名天才,也是如此的不堪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听到这一番话,顾天骄那双黯淡无光的眼眸之中,陡然闪过了一抹惊诧,颤声道:“两名天才?你,你遇到了顾莽?”

    “原来那人唤作顾莽,果然是人如其名,举止莽撞,愚蠢不堪。”夜千寒满脸不屑之色,所说话语,令顾天骄打了个寒颤,心中一阵默哀。

    夜千寒的实力,很强,纵使他和林净轩联手,都没有丝毫胜算,而此女的性情,绝对无情,杀人于弹指之间,从未犹豫。

    从她刚才说的两句话判断,在此之前,顾莽极有可能和夜千寒有所遭遇,前者还对她出手,企图夺走她的身上之物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的结果,不用明说,顾天骄也猜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难怪过了如此之久,我都未曾找寻到顾莽的下落,原来,他早就死了,死在夜千寒的手上!”顾天骄狠狠咬牙,一股愤怒之意,从内心深处暴涌出来。

    顾莽的死,顾天骄并不觉得愤怒。

    他所愤怒的是,顾莽,死得太早了,没有给他带来丝毫的帮助,如此一来,他和林净轩一样,都是茕茕一人,再也没有任何的帮手。

    然而,这股怒火持续的时间不久,顾天骄就感觉冰冷寒意袭来,寒意渗入五脏六腑,立刻让他露出了痛苦表情,宛若死神镰刀已经架在脖颈上,即将魂归九泉。

    他身旁的林净轩也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在寒气的侵蚀之下,他整个人瘫倒在地面上,不断打着寒颤,右手死死握紧罗生古刀,却没办法做出还击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上路了。”夜千寒吐出一道死亡宣言,寒鞭挥动如风,那股寒气狂暴了千百倍,吹拂而过,立即让林净轩和顾天骄失去来所有的知觉。

    两人满是不甘的闭上了双眼,准备等待死亡的降临,可是,过了片刻后,他们仍未死去,还感觉体内的寒意微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顾天骄疑惑的睁开眼睛,看到面前的夜千寒紧缩着眉头,在她的手中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枚猩红玉石,黯淡无光,却散发出无比邪恶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天魂控心石,为何突然没有了动静?”夜千寒盯着手中的天魂控心石,顿感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天魂控心石,乃是控制水流香的根本所
追拿名门小娇妻无弹窗
在。

    而夜千寒也能通过天魂控心石,掌控水流香的位置,并且清楚知晓后者的情况,但在刚才,天魂控心石忽然没了动静,极为突然,毫无征兆可言。

    “莫非,水流香出现了什么意外?”

    越是深思,夜千寒就越是不宁,她将目光移过,恰好看到顾天骄在窥伺着她,但此刻她却无心关心这些,收起天魂控心石,急忙朝齐星圣殿的方向掠去。

    在夜千寒看来,林净轩和顾天骄两人,跟蝼蚁无异,杀与不杀,都没有太大的区别,两人身上虽有重宝,但跟水流香比起来,却是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咻一声!

    寒芒稍纵即逝,夜千寒所过之地,一片寒霜蔽空,就连诸天星辰都被冻成了冰雕,星光散去,陈铺出一条寒霜大道,声势甚是骇人。

    待夜千寒的气息完全消失不见,顾天骄和林净轩两人,这才将心中悬起的大石放下,宛若死狗般瘫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刚才,他们两人已经无比接近死亡。

    若非天魂控心石突生异样,他们已经步顾莽的后尘,死在了夜千寒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近百年来,六宗大比的魁首之位,都由九寒宫夺得,他们所拥有的底蕴,果然惊人,居然培养出两名如此妖孽的女子。”林净轩依旧惊魂甫定,他这次败在夜千寒的手上,无话可说,无丝毫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言语间,他朝顾天骄看了一眼,却见顾天骄望着夜千寒离去的方向,双眸微沉,面色严肃,好似陷入了沉思当中。

    这时,顾天骄的双眼微微眯着,对着林净轩道:“林兄,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林净轩一愣,却未出言,静候顾天骄的后话。

    果然,顾天骄沉吟片刻后,开口道:“我们两人身受重伤,夜千寒绝对能轻松诛杀我们,只要我们一死,她将得到一千多缕仙气,庞大的修炼资源,甚至连神霄古钟和罗生古刀,都将归她所有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她最后,却没有杀我们,而是火烧火燎的进入了古城……”

    “顾天骄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林净轩没有了耐心,直接问出疑惑。

    “能让一个人放弃重宝的原因,唯有一个,那就是在他面前,有更为珍贵的宝物。”顾天骄话音沉下,语气神秘道:“她放着唾手可得的皇器不要,反而进入了古城深处,这就说明,古城内,定有重宝,其价值,要远远胜过两件下品皇器!”

    听完顾天骄的话,林净轩冷笑一声,嘲讽道:“那又如何,难不成,你还想继续送死?”

    刚才一战,时间并不长,甚至可以说是极短。

    但正是这极短时间里,林净轩的心中,已经对夜千寒产生了阴影。

    古城内,哪怕真的有无数至宝,他也不敢跟夜千寒争夺。

    看到林净轩的惧怕模样,顾天骄并没有面露嘲讽,眼中闪过的精芒更盛,狡黠笑道:“林兄,你这话差矣,去送死的,不是你,也不是我,而是洛云一行人。”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