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681章 夜半抚琴

第681章 夜半抚琴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681章夜半抚琴

    古星秘境何其辽阔,几乎望不到边际,数万丈的高峰耸立在中央之处,巍峨浩瀚,在秘境的任何一处都能清晰看到,但要赶往那里,路途却尤为遥远。

    破天武帝的圣殿,算不得偏远地带,但距离中央高峰仍是极远,足有数百里,这一路上遍布着山脉和森林,时而还有灵兽御空而行,在空中呼啸。

    此刻,这片虚空中,有三道身影闪掠而过。

    这三人身后,皆是耸立着一道五彩光柱,柱高三十余丈,闪烁着璀璨光芒,隔着极远都能清楚看到。

    他们,赫然是楚行云、百里狂生和苏靖安。

    圣殿混战,顾天骄和林净轩逃离,罗森当场身亡,这样的结果,虽让人感到不悦,但收获却是不小。

    罗森进入不少遗迹,所收集的仙气数目惊人,达六百之数,哪怕是三人平均瓜分,也能得到两百余道,除了仙气,他的储物戒内,所藏也是极为丰厚,灵材和异宝,皆不再少数。

    经过三人的商议之后,楚行云放弃了这些灵材异宝,最终选择了锁空灵网。

    罗森储物戒内的灵材异宝,来自大罗金门和遗迹,其中不乏珍贵之物,但对于这些,楚行云并无太多的兴趣,反倒是锁空灵网,他颇为喜欢。

    锁空灵网,乃是九纹王器,蕴含无穷无尽的镇封之力,能封锁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此物并无杀伤力,仅能用作困敌,故而,在它的封锁之下,连涅槃境强者都能困住,现在的楚行云拥有黑洞重剑,并不缺乏杀招,但困敌法门,却有所不及。

    更何况,但凡进入古星秘境之人,都拥有极强的保命手段,虽能击败,却难以杀死,顾天骄和林净轩就是最好的例子,能利用法宝或神通,侥幸摆脱困境。

    这件锁空灵网,正好可以弥补这一缺陷,让楚行云更有获胜之把握。

    如果要说锁空灵网的缺点,那就是需要海量的灵力,以及一定的布置时间,两者缺一不可,必须有精妙绝伦的掌控力,方能随心所欲的使用。

    “北荒六大势力中,九寒宫的实力当属最强,所拥有的底蕴也最为浑厚,顾天骄能拥有渡虚灵舟这样的保命之物,按理说,夜千寒也同样拥有,希望锁空灵网能束缚于她,让我能够好好拷问一番。”楚行云看了眼手中的锁空灵网,在心中暗暗道,而这一点,也是他夺下锁空灵网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楚行云进入古星秘境,并不在乎最后的排名,也不在乎灵宝的多寡,他的最大念想,就是摸清九寒宫的心思,并且让水流香摆脱天魂控心石的控制。

    而这两点的矛头,都指向了夜千寒。

    此女是九寒宫宫主之徒,还得到了天魂控心石的控制口诀,她身上,有楚行云想知道的一切,无论如何,他也要接触,乃至擒下此女。

    思索间,楚行云那双漆黑眸子闪过一抹精芒,速度骤升,急速前往中央区域。

    待夜幕降临下来,三人停止赶路,落到了一处森林内。

    这座森林,位于中央区域的边缘地带,再往前数里,就是中央区域所在,楚行云三人也不着急,索性就在这里休憩
狂剑逍遥行全文阅读
起来。

    夜,渐渐深了。

    一抹月光洒落下来,刚接触到楚行云的肩膀,却见有千万缕无形剑芒掠过,将月光都斩成了数段,气息极为的凌厉,但过了没多久,这股气息突然变得浑厚起来,横扫过去,碾压整片虚空。

    “还是难以悟透。”楚行云睁开眼,语带沮丧。

    刚才从他身上弥漫出去的剑气,既非凌厉的极光剑意,也非黑洞重剑的霸道剑芒,而是楚行云自己领悟出来的混沌剑意。

    所谓混沌,无形,无实,却又蕴含着万千事物,是一种极为复杂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破天武帝创造的梦境之中,楚行云不受修为的影响,人剑共鸣,剑心通透,终于踏出了最为关键的一步,证明了混沌剑道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奈何,离开梦境后,他就再也难以进入那种玄妙的状态,多次尝试,皆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“看来,修为境界仍是我的硬伤。”楚行云皱了下眉,逐渐调整心态之时,脑海中浮现出一道道虚浮剑影,正在演练剑招,剑剑凌厉,剑剑破天。

    这些剑影,来自于破天武帝。

    在墓陵之内,楚行云并未接受破天武帝的传承衣钵,而是选择了破天武帝的剑道感悟,希望能够糅百家之长,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剑道境界,从而真正创造出混沌剑道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正当楚行云入定之时,寂寥宁静的黑夜中,忽然响起一道悠扬琴声,是如此的清晰,传入到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楚行云站起身,朝着琴声传来的方向望了一眼,随即悄然起步。

    在一棵参天古树下,一袭蓝衣的苏靖安席地而坐,他的双膝上,端放着一方古琴,琴弦轻颤,发出袅袅琴音,不刺耳,很是轻柔温润,仿佛能融入夜风中,抚心而过。

    苏靖安已经沉醉在琴韵之中,十指拨动,琴声忽急忽快,丝毫没有注意到,在他的正前方,楚行云出现在那,双眸凝视过来,嘴角掀起微微弧度。

    楚行云并没有打断苏靖安,而是靠着古树,静静聆听着。

    许久后,琴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楚行云睁开眼眸,便看到苏靖安也在凝视着他,脸上浮起尴尬之色,起身道:“夜半抚琴,有所叨扰,还望洛云剑主莫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修炼完毕,正想出来走走,倒也算不上是叨扰。”楚行云缓步走前,淡笑道:“更何况,苏兄弹奏的乐曲绝妙,起初琴韵急促,如坠入爱河之人般奔放,热烈;但越是往后,琴韵却变得低沉迟缓,让人心生惆怅,好似有万千言语,却无法言说之感。”

    “一曲乐章,饱含着爱恋之喜,思恋之虑,苦恋之忧,实在是让人拍案叫绝,即便我正处于修炼之中,也会被这琴曲所吸引。”

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称赞言语,苏靖安脸上并无得意之色,眼眸中闪过一抹亮光,语气兴奋的说道:“洛云剑主,你也懂琴?”

    “懂,但,也不懂。”楚行云笑了笑,给出了一个让苏靖安满是疑惑的回答。

    不等他出声发问,楚行云的目光已经落到了古琴上,对着苏靖安道:“苏兄,你这青岚古琴,可否借我弹奏一曲?”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