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657章 赠剑

第657章 赠剑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657章赠剑

    “怎么?还对那天的事有所介怀?”楚行云没有拐弯抹角,直接发问。

    百里狂生先是一愣,然后点头回答:“当日,我落入林净轩等人的手中,受尽耻辱不说,还险些丢了性命,此事何其严重,我又岂会忘记?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不必担心,我对当日之事,唯有复仇之心,定然会在最短的时间内,恢复至巅峰,并且将自己的实力提升上去,这个仇,我一定会百倍还之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百里狂生的眼中浮起一道道冷芒,剑气凝神,顺着苍穹而上,极为凌厉,仿佛已经彻底将此事放下,变回了那个傲气凌天的妖孽天才。

    但,楚行云紧紧皱着的眉头,却没有因此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只见他凝视着百里狂生,内心深处,微微发出了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楚行云慧眼如炬,他看得出来,百里狂生刚才那番话,只是故作逞强罢了。

    那日,百里狂生携仇而来,声势冲天,誓要将林净轩等人斩于剑下,但最后的结果,他却败于林净轩之手。

    虽说百里狂生的破灭之剑,很强,先破刀芒,后灭大罗刀魂,若不是林净轩拥有罗生玉,甚至还能取林净轩性命,但有一点不可否认,他的剑,的的确确被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古语云,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    破灭之剑被挡下之后,百里狂生的气势,已经开始衰落,哪怕没有顾天骄和罗森的出手,百里狂生仍会败,不敌林净轩。

    这一点,百里狂生心里很清楚,也正是从那一刻,他的剑心,已经有所裂痕。

    剑者,傲气也。

    百里狂生败给了林净轩,连最强一剑,都被抵挡下来,败得很彻底,而在落败后,他没有死,却是遭到无尽屈辱,剑毁,灵海裂,面留刀痕,如同丧家之犬般,被随意放逐野外。

    对一名剑修来说,这些打击太残酷,几乎可以摧毁他的所有意志。

    这就是为何,顾天骄没有摧毁百里狂生的灵海,仅仅只是将其踢裂,他要的,是让百里狂生苟活下去,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,离开古星秘境,接受所有人的白眼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的眼里,百里狂生,虽活,实则已经陨落,再无威胁!

    “身上的伤势,依靠诸多灵丹妙药,在短时间内,可以彻底痊愈,但心灵上的打击,却难以抹灭,即便是高高在上的武皇,面对着这样的羞辱,内心深处都会留有阴影,化为一道道心魔,影响修炼心境,更何况,现在的百里狂生,不过是一名青年……”

    楚行云望着百里狂生,感慨之色更盛。

    这几日,他帮百里狂生疗伤的时候,能清楚感觉到百里狂生的落寞神态,虽说后者已经全力克服,全力调整,却依旧无法完全的忘怀。

    “狂生。”楚行云止住思绪,轻唤一声,让百里狂生从怅然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抹璀璨白光闪过,却见楚行云张开右掌,将残光拿了出来,那晶莹如玉的剑身之上,缓缓流淌着极致剑光,朝四面八方弥漫而开,似要跟皎月争光。

    “拿着它。”楚行
有那么一些人爱着你最新章节
云将残光递到百里狂生的面前,所言之语,顿时让百里狂生愣了下,不知道楚行云这时何意。

    疑惑归疑惑,百里狂生却没有丝毫迟疑,右手接过残光,并且紧紧握住。

    顷刻间,哗啦啦的流水声响起,百里狂生感觉自己像是坠入了悠扬的历史长河,眼前光影变化,心神沉浸,立即看到一柄散发着极致剑光的古剑,耸立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一柄古剑,剑光若星,声势凌天,哪怕只是一幕幕光影,都令百里狂生的心神为之震撼,脑海中,更是浮现出一股无比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柄剑,跟古籍中记载的传奇古剑,竟是如此相似,而且,它所在的地域,似乎就是万剑阁所在……”百里狂生满是惊讶的看着楚行云,声音更是充满了惊骇之感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传说中的古剑,并非虚构,此刻,他正在观摩一段历史,一段传奇。

    “收敛心神,静静的看下去,这段历史,很长。”楚行云的声音平静,百里狂生神态一凛,然后重重点头,重新将心神沉浸在那段历史当中。

    见状,楚行云会心一笑,站起身来,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日升日落,时光流逝,在古星秘境的时间,过得很快,眨眼又过去了两日,对于沉浸在历史光影中的百里狂生来说,时光更快,恍若度过了千年岁月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仍站立在悬崖上。

    骄阳渐渐落下,晚霞洒落在他的身上,散射出淡淡金光,他的眼眸中闪烁着光芒,时而黯淡,时而璀璨,似乎领悟了许多。

    咻一声!

    历史终于来到了尽头,光影散去,百里狂生的意识逐渐恢复过来,他低眉扫了一眼,却看到楚行云盘坐在他的身旁,嘴角噙着淡淡弧度,正凝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感觉如何?”楚行云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古剑被斩断剑尖,犹如残物,悲鸣千年之久,最后,它幡然醒悟,破而后立,终成残光之剑,以残缺剑躯,重燃斗志,足以让人心生敬意。”百里狂生看了楚行云一眼,晒然笑了声,继续道:“剑能如此,人亦能如此,洛云,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谢我。”

    楚行云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衣裳,神态平淡道:“我让你观摩这段历史,并不是想让你忘记耻辱,重振斗志,恰恰相反,我真正想要的,是让你牢记耻辱。”

    “残光虽已重生,但它仍无剑尖,对它来说,剑尖就是它的耻辱,这一切,已经成为了历史,无法抹灭,更无法忘怀,唯有真正直面这一耻辱,方能浴火重生。”

    楚行云的话音铿锵,一字一句,仿佛有种特殊的魔力,深深印入了百里狂生的脑海中,似打开了一道枷锁,让他想清楚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百里狂生笑了,神色突然一正,身上弥漫出悠悠剑芒,凌厉而又深邃,比之当初,竟多了一丝内敛之感。

    他如释重负的吐出浊气,手掌缓缓伸出,准备将残光递还给楚行云。

    然而,楚行云又是摇了摇头,嘴角含笑道:“因为我的缘故,你的剑已经被毁,若是不介意,这柄残光,我便赠予你吧。”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