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655章 十字刀痕

第655章 十字刀痕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655章十字刀痕

    林净轩从未看过如此快的剑,凌厉,极致,全部都是破灭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想后退,却发现根本无法躲避这一剑,太快了,压制着他的刀意和灵海,连眼眸都是一僵,宛若这一剑无可躲避。

    “罗生玉!”

    眼看破灭之剑就要刺穿眉心,林净轩咬牙一喝,他身后立即浮现一扇古老门户,门户开启,里面全都是镇封气息,疯狂的朝着破灭之剑涌去。

    咔嚓咔嚓……

    接连不断的碎裂声响起,灭光剑意疯狂的绽放,几乎要将古老门户都撕裂掉,然后,那镇封气息连绵不绝,最终还是挡下了破灭之剑,两者发出闷沉声响,最后同时湮灭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有护身之宝。”百里狂生斩出这一剑后,脸色变得无比苍白,他强忍住喉管中的鲜血,一剑向前刺出,剑光闪烁,再度杀向林净轩的眉心要害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身上再无凌厉极致的剑之气息,灵力如狂风中的烛火,摇曳黯淡,好似随时都会熄灭,处境何其尴尬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然而,剑光初现,天空中却降下一张杀戮手掌,恐怖力量倏然轰出,将剑光彻底轰碎掉,血色掌影落在长剑之上,居然将剑身都硬生生扭曲掉。

    百里狂生的目光一颤,下一刻,他感觉侧方传来呼呼风声,一柄宽若门户的血色长刀横扫过来,那狂猛霸道的恐怖气息,使得他全身汗毛都倒竖起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爆发,百里狂生所站立之地,瞬息被流窜的天地灵力所淹没,不多时,他的身影从滚滚烟尘中倒飞出来,重重跌落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一缕殷红鲜血就此吐出,如柱,染红了这片长空。

    “大胆畜生,你居然敢暗藏杀招!”林净轩发出愤怒嘶吼声,虽然他已经脱离了险境,但刚才发生的一幕,还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,使得他的呼吸越发粗重,惊魂甫定。

    那一剑,太恐怖了,刀芒被灭,大罗刀魂被破,似乎真的能够将天穹都彻底破灭掉,简直是惊魂梦魇,只要看一眼,就难以忘记。

    若不是林净轩身上有无数底牌,刚才那一瞬,他恐怕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为了保住你这条狗命,大罗金门还真是不吝啬,把所有至宝都拿了出来,可惜,我终究还是差了一筹,否则你今日必死无疑。”百里狂生躺在地上,目光看向前方的林净轩,夹带着浓浓的不甘之意。

    “给我闭嘴!”林净轩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狐狸,简直要气得三尸暴跳,他将鬼髅刀握于右手,刀芒稍纵即逝,要将百里狂生一刀枭首。

    百里狂生看着刀芒扑来,心有余,力却不足。

    他刚才那一剑,已经耗光了所有灵力,之后还遭到罗森和顾天骄的同时阻拦,伤上加伤,根本无法做出任何躲避动作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刀芒杀来。

    轰一声!

    刀芒临近百里狂生的身体,还未有所接触,却陡然炸裂开来,流散劲风吹起百里狂生的黑色长发,同时也让他的目光凝固在那里。

    但见他的身前处,顾天骄站立在那,手掌呈探出状,其上缭绕着杀伐之气,将所有刀芒都撕裂为虚无,任何一丝都无法触及百里狂生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顾天骄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林净轩阴沉怒喝,貌若疯狂的盯着顾天骄,那一副瘆人凶残之模样,好像随时随地都会出手。

    此刻的林净轩,已处于暴怒中,理智不存一二。

    交战前,他蔑视百里狂生,完全没把后者看在眼里,言语肆无忌惮的讥讽,嘲笑,可就在刚才,他差点死在百里狂生的手中。

    为难之下,他催动了罗生玉,这才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这罗生玉是大罗金门的护身之宝,一经催动,能释放出无穷尽的镇封气息,即便是涅槃强者的一击,都能够强行抵挡下来。

    此玉虽强横,却也存在着诸多限制,仅仅能催动三次,三次后,力量会完全消失掉,将变成无用之物。

    古星秘境之行,才开始短短几日,林净轩就催动了罗生玉,这对他来说,损失尤为巨大,恨不得把百里狂生当场五马分尸。

    看着林净轩的愤怒模样,顾天骄的嘴角微掀,竟是发出了一道笑声,这笑声传荡开去,带有几分癫狂,使得在场所有人都满目疑惑,不知道顾天骄这是何意。

    片刻,顾天
巅峰玩家吧
骄止住了笑声,对着林净轩道:“林兄,既然你对百里狂生如此的憎恨,那为何还要杀他,他的死,真能让你发泄所有的恨意?”

    林净轩呼吸一窒,原本因为恨意所消失的理智,逐渐恢复过来,开始深思着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,活着比死更难受,死了便死了,魂归黄泉,就此轮回,但如果带着耻辱活下去,并且遭受无数人的白眼,那才是真正的报复,可泄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杀一名天才妖孽,并算不得畅快,但摧毁一名天才妖孽,却能让人身心愉悦,百里狂生之名,何等威风,被称为万剑阁千年来的绝世天才,如果他毁在你我手中,你我这才算是真正的扬名立万。”

    顾天骄说这话的时候,看都没看百里狂生一眼,因为在他的眼中,百里狂生根本什么都不是,杀与不杀,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他所在意的,是如何得到畅快之感!

    “你这话颇有道理。”林净轩微微点头,他跟楚行云也有仇恨,但亲眼看到楚行云被轰出空间裂缝的时候,他并没有大仇得报的感觉,心里仍是有些不忿。

    就如顾天骄所说,有时候,活着比死更难受,仇恨之人的难受,就是他的愉悦,畅快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大罗金门和万剑阁,本就争斗了无数年,被称为千年难得一见的剑道天才,折损在大罗金门的手中,这样的一幕,光是一想,就让林净轩为之激动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放过百里狂生,岂不是放虎归山?”罗森生性沉稳,他感觉此事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顾天骄大笑一声,道:“但凡剑修,皆是孤傲之人,百里狂生携仇而来,想要帮洛云报仇,最后不仅未能报仇,自己还凄惨落败,现在更像是一只死狗,任由我们宰割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局面,对一名剑修来说,简直是奇耻大辱,他的心中已经留有阴影,锐气不再,将来成就必定有限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顾天骄陡然止住了话音,旋即,他如一道狂风般出现在百里狂生的面前,右脚化为残影,重重踢向了百里狂生的灵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脚影力量极其恐怖,将百里狂生整个人踢飞出去,落地之后,在地面上擦行了百余米,方才堪堪停下,鲜血不断从他的嘴中吐出,染红了衣裳。

    “我这一脚,已经踢裂了他的灵海,灵海龟裂,并不会让修为尽失,但要想恢复如初,却是回天乏术,从此以后,百里狂生仍能苟活,仍能修炼,但,他不再是一名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从天才变成庸才,这段经历,将永远烙印在他的脑海深处,都将如一柄柄利刃,让他承受无穷无尽的痛苦,而且,他的痛苦和耻辱,万剑阁也要一直承受。”

    “到最后,他到底是带着耻辱而死,还是会被宗门抛弃,提前应验那个诅咒,这一疑惑,难道林兄不觉得很有意思吗?”顾天骄此刻就宛如一尊恶魔,正在操纵一切,让百里狂生活得生不如死,手段更是狠辣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果然还是顾兄想得周到。”林净轩哈哈大笑,关于万剑阁的诅咒,他自然知道一些内幕,脸上立刻浮起了一丝玩味之笑。

    片响后,他向前踏步,走到了百里狂生的面前,见百里狂生仍然睁大双眼瞪着他,表情立刻变得无比阴鸷,右脚高高抬起,随即猛然向下一踏。

    一道闷响声传来,林净轩的右脚脚掌踩在百里狂生的脸颊上,力道之大,把后者半个脑袋都埋入了土中,鲜血揉着黄土,发散出一丝恶心作呕的气味。

    林净轩俯下身子,满脸阴笑的对着百里狂生道:“百里狂生,我希望你能记住,这,就是惹恼我的下场,只不过,从今日以后,你再也无法惹恼我,因为,你没那个资格!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林净轩将右脚抬起,鬼髅刀挥动,两道刀芒瞬然掠出,呈十字,夹带着森森鬼气,无比准确的印在了百里狂生的右脸脸颊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刀芒蕴含灵力,刚刺入皮肤,就疯狂腐蚀着那道十字伤口,其中的痛楚强烈,饶是百里狂生都难以忍受,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细汗,几欲当场昏厥。

    在昏厥前的一瞬间,他依稀听到林净轩的话音响起,极为嚣张的说道:“这道十字刀痕,将永远烙印在你的脸颊上,每当看到这道刀痕,希望你能回忆起今天发生的一幕幕,同时,也希望你能带着这一份耻辱,犹如蝼蚁般苟且的活下去。”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