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646章 无知者,着实愚昧

第646章 无知者,着实愚昧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646章无知者,着实愚昧

    楚行云的话音带着惊诧之意,但更多的,却是嘲讽,讥诮,以及浓浓的嗤笑之意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整片空间倏然寂静,没有丝毫声音。

    冰魂武皇的面庞抽搐了下,干笑一声,道:“小家伙,你是否有所误会,这里是冰魂圣殿,而我是圣殿之主,是冰魂武皇,何需扮演,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被我一眼识破之后,觉得脸上无光,所以想将计就计,挽回颜面吗?”楚行云打断了冰魂武皇的说话,眼中除了嘲讽,别无他物。

    冰魂武皇的面庞抽搐得更加厉害,他身上的豪爽之气,温润之色,早已消失无踪,整个人变得无比阴沉,气质异变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假扮冰魂武皇?”许久后,冰魂武皇吐出一道冰冷字音,随着他的说话,原本俊逸的面庞在这刻变了,化为一名面容削瘦,五官狭长的阴蛰男子。

    他死死盯着楚行云,眼中充斥着冷芒,似乎很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圣殿之外,冰霜永封天地,那里存在着一具具古尸,虽已经陨落数千年,但他们依旧保存一丝残魂,默默守护着星辰仙门,如果你真的是冰魂武皇,看到我闯入圣殿之后,绝不会把传承挂在嘴上,对星辰仙门只字不提。”

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话音,阴蛰男子神色一呆,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楚行云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再者,冰魂圣殿已经荒废了,变成死寂之地,但唯独这里,还充斥着天地灵力,流光璀璨,犹如全盛时期,更为重要的是,我还没有踏入那条通道,就已经察觉到了灵阵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一座幻阵,阵从八级,覆盖了整座圣殿,那条通道,就是幻阵之始,只要站在通道之外,就会陷入幻阵中,故而,那两尊灵兽,是假的,这片空地,也是假的,就连眼前这座巨大雕像,应该也是假的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    楚行云扫视着周围,一字一句,无比的清晰,让阴蛰男子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,冷声说道:“就算是幻阵,那又如何,这只能说明圣殿内遍布玄妙,光凭这些,你根本不可能识破我的身份,一切都只是你的推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楚行云又露出笑容,开口反问阴蛰男子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阴蛰男子哑然,他还想辩驳,楚行云却继续说道:“武皇强者,已经屹立在真灵大陆的巅峰,他们的衣钵传承,何其珍贵,岂会随意的传给一名无关之人,而且还表现得如此热情,毫无强者风范。”

    闻言,阴蛰男子忍不住道:“你不过天灵境界,武皇强者的眼界,你不懂,更加无法揣测,根本没资格说这一番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绝对有资格说这番话。”楚行云语气傲然,双手自然负于身后,那一股凛然姿态,居然让阴蛰男子生出了一股幻觉,似乎站在他眼前之人,并不是一名年岁不足二十的毛头青年,而是一名活了千年岁月的绝世武皇。

    这种念头出现,吓了阴蛰男子一跳,他晃了晃脑袋,却又听到楚行云的话音传来,平静开口道:“武皇强者,触摸天地大道,在他们的眼中,天可逆,地可覆,那种敢于天地争斗的无上意志,万古不朽,若是没有合适之人出现,他们宁可衣钵后继无人,也绝不会随意传下,玷污不朽意志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个合适之人,往往要经历无数考验,万千磨难,动辄数十年光阴,这就是为何,真灵大陆的历史中,武皇强者众多,但袭承武皇衣钵者,却是寥寥无几。”

    楚行云话音肃穆,似在阐述天地真理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绝世武皇,楚行云对于武皇心境,深明通透,他活了千年岁月,却无一名传人,只因传承衣钵容易,袭承意志,太难。

    说着,楚行云看向了阴蛰男子,依旧含笑道:“除了刚才那几点,你的行为举止也有破绽,太心急了,完全没有身为强者该有的从容不迫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?”阴蛰男子下意识说道,在不知不觉中,他已经陷入了楚行云的缜密言语中,难以有自己的思量,只能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考验还没有开始,你就不断强调千年传承和武皇衣钵,还说能让我进入冰魂血池,淬炼体魄,提升潜力,此乃第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考验后,正准备开始,你突然施展神通,强行帮我提升
战破苍穹无弹窗
修为,从而让我确信,你拥有神秘手段,能让我变得更加强大,此乃第二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楚行云举起手中的黑洞重剑,突然咧嘴一笑:“或许你不知道,我这柄重剑颇为玄妙,随着我的修为提升,它的重量也会剧增,你帮我提升修为后,它却毫无改变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破绽,太多了,不管从整个大局观,还是细节之处,都很难蒙骗于我,就连你的夺舍之法,也极为粗糙,需要借助重重幻阵,才能渗入我的三魂七魄,以致于到最后,我都有些不耐烦了,索性主动配合你。”

    楚行云两世为人,对于阴谋算计,少有人能够比之,正因如此,这场看似完美无缺的布局,在他眼中,却是错漏百出,破绽无数。

    这场阴谋还未开始,他就看穿了整个布局,所举所动,所言所语,全都是在配合阴蛰男子,让后者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。

    殊不知,这种掌控之感,是楚行云故意营造出来的!

    算计之人,反倒被算计了。

    这一种感觉,很难受,让阴蛰男子的自尊心都有些受创,有种怀疑人生的冲动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倏地,一道清脆的拍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阴蛰男子拍打双手,强颜欢笑的看着楚行云:“你很聪明,聪明得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,的确,这一切都是我布置的阴谋,刚才的所见所景,全都是幻阵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下,周围虚空开始扭曲起来,雕像消失,平地不见,取而代之的,是一座荒凉枯寂的宫殿,唯独那一汪血池,还存在于原地。

    “八级幻阵,已经具备了扭曲虚空的能力,你不过一缕残魂,要布置这座阵法,也需要不小的功夫吧?”楚行云啧啧称奇,笑眯眯的看着阴蛰男子。

    “准确来说,花费了一千三百八十七年,但没想到,却是被你一眼识破,还如此肆无忌惮的冷言嘲讽。”阴蛰男子的话音森然,僵硬面庞上闪过一抹冷意,阴笑说道:“幸好,过程如何并没有意义,只要结果令人满意,那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施展的灵魂秘法,已经逐渐腐蚀着你的三魂七魄,你的灵魂,也完全被我掌控,只要我心念微动,就可以夺舍重生,这一点,纵使你聪颖过人,也毫无作用。”

    阴蛰男子发出一声狂笑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中,楚行云不过天灵修为,根本未能接触到灵魂层次,他所施展的秘法,早已准备就绪,整个局面,还在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“无知者,着实愚昧。”

    楚行云无奈的摇了摇头,所说话音,使得阴蛰男子浑身爆发出惊天怒意,楚行云明明就要被夺舍了,居然还敢骂他无知,好生大胆。

    他满脸冷意,刚欲说话,忽然间,阴蛰男子的脸上露出无比痛苦的表情,虚空之中,一道道灵魂游丝出现,寸寸断裂开来,最后化为了虚无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阴蛰男子满脸的难以置信,他的灵魂秘法,被破了,灵魂游丝悉数断裂掉,根本无法触及楚行云半分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识破了你的阴谋,如果没有保命的手段,又岂会配合你演戏。”楚行云翻了翻白眼,他掌握的灵魂秘法,堪称海量,虽境界低微,但要想隔绝一缕残魂的灵魂之力,还是极为简单的,不费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这名阴蛰男子被困在此地已有七千年之久,离开心切,已经逐渐演化成了魔障,令其变得愚昧无知。

    此刻,阴蛰男子终于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他的整张面庞都充斥着难堪之态,但同时,他又生出了一丝疑惑,楚行云早就知道这是个阴谋,那为何还要浪费时间,陪他演一出闹剧?

    疑惑之色,刚浮现在阴蛰男子的脸上,又被楚行云一眼看穿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一次,他没有继续解释,双眼微微抬起,穿过了阴蛰男子,聚焦在血池之上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那一汪血池,已经干涸了。

    在池底的中央处,站立着一只毛绒可爱的小奶猫。

    那只小奶猫的双眸闪烁着精芒,低吟一声,身形化为虚无幻影,瞬息出现于虚空之中,一双宝石般的眼眸扫过,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阴冷男子,可爱粉嫩的小舌头时而伸出,不断舔着自己的小嘴。

    如此模样,仿佛它已经把阴蛰男子当成了食物,想要一口吞下!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