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600章 长谈

第600章 长谈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600章长谈

    殒山式!

    重剑无锋,带着可怕的毁灭气息,轰击在石锁之上,只听得锵然声响起,看似脆弱的石锁居然毫发无损,一股强横的反震力绽放,径直朝楚行云涌去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楚行云神色一惊,他的全力一斩,连阴阳境强者都要被逼退,这石锁却毫无动静,甚至连一丝痕迹,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反震力袭来,宛若一只手掌狠狠压迫着胸膛,楚行云张嘴吐出一口鲜血,身体一歪,从半空中跌落,溅起一阵烟尘。

    他翻身跃起,将嘴角处的鲜血擦去,眼眸死死盯着漆黑石锁。

    正当他仍要出手时,柳梦烟突然开口道:“云儿,这石锁乃是域外陨星的一部分,看似脆弱,实则坚硬无比,唯有涅槃境强者才能勉强撕裂开来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双石锁已经渗入我的身体之中,如果遭遇到强横外力,恐怕连我的身体都会崩溃掉,以你现在的实力,根本不可能将其破开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楚行云的目光微微一凝,随即,他释放出一丝灵力,渗入到柳梦烟的体内。

    虽早有心理准备,但亲眼探查到柳梦烟的情况,楚行云的心头仍是一颤。

    正如柳梦烟所说的,这一双石锁,已经渗入了她的身体之中,石锁的末端,源源不断释放出灾祸之气,灾祸之气渗入了五脏六腑,双方难以剥离。

    换言之,柳梦烟的身体,就犹如灾祸之气的巢**,每一寸血肉,每一丝经脉,都充斥着灾祸之气,不分你我。

    除了灾祸之气,柳梦烟的体内,还存有一缕幽绿游丝。

    这幽绿游丝犹如一头毒蛇,在柳梦烟体内肆意流窜,每当楚行云的灵力接触到这丝幽绿游丝,都会被瞬间侵蚀,极其的阴险,歹毒。

    “这幽绿游丝,想必就是梵无劫所下的剧毒。”楚行云心神一片森然。

    当年,为了让柳梦烟承受无穷无尽的痛苦,梵无劫在她体内种下一种剧毒,此毒号称无药可解,只要存在体内一刻,都将永伴折磨。

    幽绿游丝所过之处,灵力瞬间侵蚀,血肉更是变得模糊,但最为狠毒的是,此毒不会伤及五脏六腑,只伤及经脉血肉,虽歹毒霸道,却不会致命。

    刚才,楚行云触及到这缕游丝,就感觉灵力震荡,传来一股难以忍受的痛苦,此痛苦,让他都忍不住闷哼,额头上布满密密麻麻的冷汗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,这一种痛苦,柳梦烟居然承受了整整十八年!

    “星辰古宗,万剑阁,若不将你们狠狠踩在脚底,我誓不为人!”楚行云浑身上下都是仇恨气息,甚至连那双漆黑眼眸,此刻都染上了一抹猩红血色。

    这时候,柳梦烟拖住沉重石锁,走到了楚行云的面前,她将双手放在楚行云的脸上,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,脸上浮现出一抹如花笑靥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呆了十八年,漫长的岁月,早已让我熟悉了一切,这石锁和剧毒也不例外,我早就
全职法师笔趣阁
置若罔闻。”柳梦烟摸了摸楚行云的脑袋,笑容美丽而灿烂。

    这一抹笑容,印入楚行云的眼帘,让他立刻收起了仇恨,对着柳梦烟微微点头,轻抚着她的手臂,走到石柱之下。

    两人缓缓坐下,柳梦烟凝视着楚行云,轻声道:“云儿,这十八年来,你经历了何事?为何会突然来到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是否知道你父亲的下落,其实他并没有死去,而是被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句话音,从柳梦烟的口中说出,作为一位母亲,她迫切想要知道楚行云的所经所历,更迫切的想要跟他说说话,倾诉愁心。

    “母亲,这些事我都知道,你别着急,且听我慢慢道来。”楚行云淡声回应道,随后,他将这两年发生的事情,简单向柳梦烟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落星渊内,常年笼罩着灾祸之气,这里并无日月,一日如三载。

    楚行云和柳梦烟席地而坐,当听完楚行云的叙述后,柳梦烟静坐在原地,美目带惊,心神久久不能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云儿,这一路走来,辛苦你了。”柳梦烟眼中泛着泪光,轻抚楚行云的手掌,此刻居然在微微颤抖着,透出心疼之色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强者为尊,没有实力,就没有话语权。

    当年,柳梦烟宁可舍弃自由,也要保全楚行云,让他能在西风城内度过一生,虽不能轰轰烈烈,但至少安静的活了一辈子。

    因此,柳梦烟从未留下什么,她深知星辰古宗和万剑阁的强大,不愿意楚行云知道自己的身世,能安安静静的过着普通日子。

    但此刻,楚行云来到了落星渊,展现出强横实力,如此结果,令楚行云经历了太多,遭受了太多,险些惨死在齐天峰之上。

    虽说现在,他已经是万剑阁的剑主,一人之上,万万人之下,但其中的痛苦和艰难,柳梦烟却能切身体会到,每一步,都充满了艰辛,绝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身体血肉,受之父母,母亲有难,我身为人子,纵使前面的困苦再多,也绝不会畏惧退败,否则,我不配为人。”楚行云话语认真,使得柳梦烟眼中露出一缕感慨之意,能从楚行云口中听到这番话,她即便是死,也已经无憾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,你体内的剧毒极其阴险,但也并非无药可解,只要有足够的时间,我应该能配置出解药。”楚行云如是说道,虽说此毒号称天下无解,但只要是毒药,必能化解,唯一所需要的,只是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顿了顿,楚行云的目光重新落在漆黑石锁上,双眉立刻紧蹙,道:“至于这双石锁,我虽能请人将其破开,但如此一来,恐怕会伤及到你的五脏六腑……”

    服下紫灵百厄丹之后,蔺天冲体内的暗伤逐渐驱除,实力也将回归巅峰,强行破开漆黑石锁,并不算太难,但无孔不入的灾祸之气,却是个大隐患。

    “这点倒不是大问题。”楚行云正在思索着,柳梦烟却淡言一句,含笑道:“即便不依靠他人,我也能破开这双石锁,而且,还不会伤及身体半分。”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