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585章 谁愚蠢

第585章 谁愚蠢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585章谁愚蠢

    午宴设在一处阁楼内。

    那里是一片平地,竹林遍布,群花拥簇,隔着许远,都能够感觉到草木芬芳的气息,在阁楼的侧方,还有一片湖泊,如宝石般镶嵌在平地上。

    咯噔!

    楚行云和柳诗韵落地,阁楼内,立刻有一行身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洛云剑主,请!”说话者,自然是柳古穹,他脸上带着爽朗笑意,举手投足,大气严正,在他旁边的是柳关鹰,神态同样友好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的神态,楚行云暗暗冷笑一声,脚步轻跨,走进了阁楼。

    阁楼极大,里面空间宽阔,中央处,摆放着十余张酒席,上面早已有人端坐,大部分都是柳家高层,当然,也不乏一些青年俊杰。

    水流香和夜千寒也在此,她们坐在右侧方,见楚行云进来,对着他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看到两女,楚行云的目光骤变,但仅是一瞬,又恢复了平静模样,同样是淡笑点头,转换一瞬,行云流水,让任何人都没能发现异样。

    亲眼看到水流香的痛苦后,楚行云对夜千寒的恨意,极深,哪怕将此女凌迟诛杀,都难以消除熊熊而起的愤怒之火。

    但越是如此,楚行云就越要冷静,绝不能被愤怒蒙蔽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这位便是洛云剑主?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略显阴冷的声音响起,传入到楚行云的耳中。

    循声望去,说话者,是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,他年岁极大,已有花甲之龄,背脊有些佝偻,五官皱纹极多,看上去有些瘆人。

    “洛云剑主,这位是黑山长老,他精通灵阵之道,乃是我柳家第一灵阵大师,即便在星辰古宗之中,也颇负盛名。”柳古穹立刻出声介绍。

    “比起洛云剑主,老夫的小小声名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”柳黑山摆了摆手,眼珠子转了下,暗暗对柳古穹使了个眼色,随即,他开口道:“但说起灵阵,老夫还是颇有几分底气,毕竟我所修炼的灵阵,蕴含紫薇星辰之道,是真正的灵阵之道,万剑阁的剑阵,虽玄妙,但终究只是左道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柳黑山扬起头颅,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楚行云,隐约有蔑视之感。

    楚行云早就知道这是柳黑山的激将法,此刻他看着对方,就宛若看待一名挑梁小丑,一言一语,都是如此的滑稽,可笑。

    心里虽这样想着,楚行云脸上却故意涌出愤怒神态,话音冰冷的说道:“黑山长老,你这话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星辰古宗传承数千年,对于灵阵之道的钻研,已经深得精髓,相比之下,万剑阁不过千年岁月,怎么能与我们相比,若是洛云剑主有所不服,大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黑山长老!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柳关鹰出声打断掉,冷哼道:“洛云剑主是柳家贵客,你若是这般无理,还请就此离开,莫要扰了兴致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你浸**灵阵之道几十年,曾创下无数大阵,倘若你这般出言邀战,无异于以大欺小,纵使能轻松获胜,也不能证明什么!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柳关鹰一
神级英雄sodu
边观察着楚行云的表情变化,嘴巴张开,还没来得及说话,却看到楚行云大步踏了出来,怒声道:“既然黑山长老如此自信,那我倒想亲自领教领教!”

    柳关鹰愣了下,眼眸深处闪过一抹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还是高看了这个洛云,仅仅只是两句挑拨话语,他就忍耐不住怒火,当众出言挑战,如此愚蠢之辈,居然也配得上天才之名?”

    他在心中暗暗道,看了柳古穹一眼,发现柳古穹的目光中,也是带着浓浓的嘲讽神色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剑主,果然有几分霸气!”

    柳黑山的眼睛不断转着,目的达成,他心里大为狂喜,那内陷的双眼眯了起来,立刻说道:“洛云剑主的实力是天灵三重,若我全力出手,难免会落人口舌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的身后,三名身穿劲装的青年漫步而出,走向楚行云。

    “这三人,皆是我的得意门生,修为不高,天灵一重而已,若洛云剑主能破开他们三人布下的灵阵,那之前的话,我立刻收回。”柳黑山的眉头挑起,挑衅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“黑山长老,此举未免不妥吧?”柳诗韵突然出声,冷冷盯着柳黑山。

    她身为柳古穹之女,对柳黑山极为的熟悉。

    柳黑山,柳家第一灵阵大师,他所创造的灵阵,无不是高深莫测,就连落星渊的封印主阵,都是他一手布置而成,可见其地位之高。

    他的手下,共有十名弟子,每一人都是万里挑一的杰出人物,同时,也是柳家全力栽培的天才,地位显赫。

    眼前这四人,修为的确不如楚行云,但元阵之道,本就能以弱胜强,三人全力布置的灵阵,恐怕连天灵五重之境的高手,都难以破开。

    听到柳诗韵的话,柳关鹰皱了皱眉,正准备说话,又听到楚行云的话音响起:“区区三人而已,我根本不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楚行云又踏一步,刹那间,他身上释放出浑厚灵力,剑吟声起,如翻滚潮汐般涌出,充斥到阁楼各处,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愚蠢之辈,这般心性,将来难成大器。”柳古穹在心中暗暗摇头,在他看来,楚行云的性情太差,城府极弱,只是空有天赋的愚夫罢了,不足畏惧。

    目光朝柳黑山看了眼,柳黑山顿时明悟,嘿嘿冷笑道:“这里不是战斗之地,难以让洛云剑主施展手脚,不如到湖中一战?”

    说罢,他指向湖泊方向,那里空间开阔,毫无阻碍,极为适合切磋,而这就是为何,今日的午宴会设在此地。

    那一座湖泊,本就是为了试探楚行云而准备!

    “好!”楚行云脸上仍带怒气,柳黑山话音落下的瞬间,他就转身冲出了阁楼。

    只是,在转身的一刹,没有人注意到,他脸上的怒意,突然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一股极为阴沉的冰冷寒意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送上门来,那好,这几人的性命,我都收下了!”

    一道话音,在楚行云的心中幽幽响起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里,柳黑山,以及他的十名弟子,已经被宣判了死刑……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