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578章 你不配

第578章 你不配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578章你不配

    身为柳家家主,柳古穹的城府极深,自然也能看出楚行云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但,他却无法发泄怒气。

    第一,楚行云是六宗大比的参赛之人,按照六大宗门的规矩,一切事宜,不予追究,即便犯下天大的过错,也必须延后到大比结束。

    第二,柳安的为人,众人皆知,强掳女子之事,也不在少数,楚行云抓住这点,就等于是抓住柳安的痛脚,再配合刚才那番言语,纵使柳古穹勃然大怒,也难以反驳。

    所有愤怒,所有恨意,都必须往肚子里吞,然后,脸上还要摆出一副赔笑表情。

    这,就是柳古穹的现状!

    “洛云剑主的好意,我心领了。”一道字音,从柳古穹的牙缝中吐出,使得柳安整个人都蹦跳起来,大喊道:“爹,难道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柳古穹冷声一喝,瞪着柳安说道:“你这逆子,平日里为非作歹也就罢了,居然还敢唆使他人,立刻给我回房禁闭,没有我的命令,不得离开半步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手一挥,立刻有两名柳家长老走出,将柳安带离了此地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事,一切都是我管教不周,让洛云剑主见笑了。”柳古穹心里早已涌出熊熊怒火,柳安是他的儿子,也代表着柳家的脸面,楚行云的那一掌,简直让柳家彻底丢脸。

    “如若柳家主有需要,下次,我不介意再帮你管教一番。”楚行云淡淡笑着,所说话音,却让柳古穹的表情微微一凝,笑得无比勉强。

    见此,周围人群都将目光望了过来,心中暗暗称叹。

    柳家执掌空星城,作风霸道,行事毫无顾忌,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亏了,楚行云刚出现,就两度无视柳家的威势。

    一是在群英会上,二则是在柳家之中。

    如此行径,实在让人不得不注目。

    当然,全场人群中,有一人,自始至终都没有朝楚行云望去一眼,那便是水流香。

    只见她静坐原地,目光仍是空洞无神,唯有夜千寒说话时,她才会轻言几声,这点让楚行云的心中越来越疑惑,也越来越焦急,迫切想要知道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不过,他终究是忍住了,将这股情感压下,重新返回到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本来此次宴席,会持续到深夜,但经由楚行云这么一闹,柳古穹顿时没了兴致,喝下几杯闷酒后,宴席也就草草结束了。

    柳家专门为楚行云准备了庭院,位于柳家深处,周围绿树成荫,湖畔相连,环境极好。

    楚行云刚踏入大厅,就看到苏夏从后方走出。

    “小魂醒了吗?”楚行云出声道。

    自从吞食了虚魂果,小魂身上就散发出一股玄妙气息,没多久,就昏昏睡下了,楚行云将其送到庭院,让苏夏代为照顾。

    苏夏摇了摇头,回道:“仍在沉睡,不过从气息上判断,应该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楚行云淡笑着,目光一移,对着苏夏道:“现在柳安被关禁闭,这几日不得离开柳家,他现在的注意力,都放在我的身上,对你应该早已淡忘,你返回飞阳城后,不必再担心柳安的报复。”

    柳安和苏夏,身份差距悬殊,当初柳安出手针对苏夏,也只是想用苏夏立威而已,根本谈不上是深仇大恨。

    那件事,很小,柳安并没有放在心上,不出几日时间,也就淡忘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洛云剑主。”苏夏心中感动,对着楚行云深深鞠了一躬,随即,她沉吟了片刻,贝齿轻叩着红唇,有些忐忑道:“洛云剑主的大恩,苏夏无以回报,若是洛云剑主不介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话还未说完,楚行云陡然出声打断。

    他对着苏夏笑了声,回道:“在空星城外,我就对你说过,你将晶玉果交给我,我便会帮你解除危机,让你可以安然回到飞阳城,我现在做的,只是履行承诺而已,你不必报答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晶玉果,岂能报恩!”苏夏皱眉摇头,仍要报恩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楚行云脚步轻跨,在与苏夏交错之时,声音淡淡传来:“你离家虽不久,但苏家上下应该都挂念着你,你现在安然归去,他们定会欣喜若狂。”

    “过几日,我便要前往宗城,参加六宗大比,大比结束后,也有百事缠身,我们就此道别吧。”楚行云话音随和,对着苏夏重重抱拳。

    苏夏的目
愤怒的尸兄最新章节
光微凝,抬起头,直视着楚行云的深邃双目,最后抿了抿嘴唇,同样抱拳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苏夏转过身,缓步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也正是他转身的刹那,一滴滚烫泪水,从苏夏的脸颊上滑落,滴落地面,在月光的折射下,散发出晶莹之光。

    楚行云看到了这抹莹光,脸上却无丝毫表情。

    他活了千年,眼光何其毒辣,何尝不知道苏夏对他动了芳心。

    奈何,他与她,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,实在难有交集,所以楚行云才会这般决绝,让苏夏就此离开,彻底断了她的念想。

    如此做法,虽残忍,却可以将伤害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庭院外,苏夏止住脚步,转身朝大厅的方向望了过去,脸上的泪痕已干,但心中还是存有一丝痛苦之感。

    “我与他,终究只是萍水相逢,或许,现在就离开,反而是一件好事。”苏夏在心中安慰着自己,伸手擦去泪珠,面庞逐渐变得坚强起来。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苏夏转头望去,目光顿时凝固在那里,来者,是一名背负长剑的中年男子,这名男子的右臂已断,长袖被夜风吹起,发出呼呼之音。

    这名中年男子,赫然是王德川。

    “徒儿,你要去何处?”王德川的脸上挂着笑容,这种笑容,带着讨好之意,苏夏在金锋武府的三年来,从来都没有见到过。

    “王府主似乎搞错了,我现在已非金锋武府的弟子,更加不是你的徒儿。”苏夏平静的看着王德川,语落,径自踏步向前。

    “三年师徒之情,难道你说舍弃就舍弃吗?”王德川拦住苏夏,声音带着一丝愠怒。

    “师徒之情?”

    苏夏冷冷一笑,面无表情道:“王府主,你曾教我武学,也曾教我修行之道,更教过我如何为人,但在我面临危险的时候,你却对我放任不理,甚至还将我当成工具,用来讨好柳安,若非洛云剑主救我,恐怕我现在已经生不如死了吧?”

    以前,苏夏将王德川当成榜样,一直向他学习,然而这几天发生的事,让她彻彻底底看清了王德川的丑恶嘴脸。

    “我这样做,也是无奈之举,毕竟,我必须保住整个金锋武府。”王德川仍要狡辩,目光变得轻柔:“你难道不能体谅我的苦心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能体谅。”苏夏的目光也逐渐变冷,对着王德川嗤笑一声:“所以,我才更要离开金锋武府,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,我会再次被你给卖了!”

    目光缓缓收了回来,苏夏的神色变得平静,淡声道:“该说的我都说完了,你我之间,再也无话好谈,像你这种唯利是图之人,根本没资格当一名师尊,你不配!”

    说完,苏夏转身离去,留下王德川站在那里发呆,脑海一阵轰鸣。

    他今日来找苏夏,目的,就是为了讨好苏夏,让苏夏能够返回金锋武府,唯有这样,他才能够接近楚行云,向楚行云赔个不是。

    盘山一战,王德川被楚行云斩断了右臂,而他是一名剑修,持剑之臂被断,他的实力也受到了严重影响。

    在这个紧要关头,若不能找到靠山,金锋武府,必将被其他势力蚕食掉。

    只是,苏夏经过这件事,已经看透人世冷暖,根本不理会王德川,这让王德川内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,也彻底破灭掉。

    闭上了眼睛,王德川的内心深处,顿时涌出了一阵又一阵的悔意,不过,现在的懊悔,毫无作用,只能说这一切都只是他自作自受。

    庭院外的这一幕,楚行云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时,他将目光移开,露出了一抹满意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经过这件事后,苏夏和苏家将重回安宁,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。”楚行云望着缓缓升起的皎月,口中虽出此言,心里,却仿佛挂念着其他的心事,久久不能舒眉。

    时间点滴过去,原本喧闹的柳家,逐渐变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午夜来临,不少人都沉沉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漆黑身影,从楚行云的庭院内掠了出来,他如同午夜幽灵般,在柳家中快速奔掠,速度奇快,却不引来丝毫声响,更让人无法发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见黑影的所去位置,是柳家南侧的厢房。

    水流香的庭院,正是被安排在那里!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