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556章 父子夜谈

第556章 父子夜谈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556章父子夜谈

    空间,霎时寂静。

    所有人看向楚行云的目光,都略微有些变了,带着一丝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楚行云进入万剑阁之后,地位超然,掌握诸多实权,但说到底,他并非万剑阁阁主,根本不可能私吞这么多珍贵资源。

    但在眼前,这千余枚储物戒内,全都是珍贵之物,任何一件,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品,也唯有万剑阁这样的庞然大物,才有如此底蕴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充满疑惑,武靖血和雪轻舞等人,下意识看着手中的礼物,这些,该不会也是来自万剑阁吧。

    “云儿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真的……洗劫了万剑阁?”楚星辰深吸一口气,问出了众人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楚行云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他没有隐瞒,将前几日发生的事,详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众人静静端坐着,保持着沉默,认认真真的听闻过去,其中,就连墨望公和蔺天冲也是如此,思绪高度集中。

    他们越是聆听,心中的惊讶,就越是浓厚。

    尤其当他们知道,楚行云让太虚噬灵蟒伪装成灵脉,暗中抽离了一条地级灵脉和十八条玄级灵脉的时候,一个个人的心脏剧烈跳动,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想象到,如果太虚噬灵蟒突然离开,整一座万剑阁,将迎来一场震动,一场灾难,而这场灾难,足以威胁到万剑阁的传承!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实在是太狠了!”蔺天冲沉默半响后,终于吐出了一道字音。

    万剑阁,乃是一尊庞然大物,底蕴之丰厚,连他都不敢轻易招惹。

    然而,楚行云依靠自己的手段,居然洗劫了万剑阁的千年底蕴,就连根基灵脉,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抽离了出来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楚行云的修为,并不高,仅有天灵二重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,他到底如何做到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我做的这些,只是礼尚往来而已。”楚行云耸了耸肩膀,其实,他做的这一些,仅仅只是开端,真正的好戏,还没有正式上演。

    当整个计划浮出水面之后,所引来的震动,绝对是惊世骇俗!

    随后,众人继续细聊,直到深夜时分,方才是陆续散去。

    众人离开之后,楚星辰走到楚行云面前,缓声道:“云儿,你陪我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行云点点头,跟在楚星辰身后。

    两人穿过回廊,来到了一处亭台,夜空星辰闪烁,伴随着月光洒落下来,不冷,反而是带着丝丝暖意。

    “云儿,你在万剑阁的这段时间里,是否有你母亲的消息?”刚踏入亭台,楚星辰还没有坐下,就立刻问向楚行云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他已经憋了很久。

    但碍于众人的气氛,楚星辰并没有直接发问,这,毕竟是楚家的私事,而且还牵扯到星辰古宗,冒然发问,会让更多人担心。

    “有,但也可以说没有。”楚行云早就看穿了楚星辰的思绪,但他给出的答案,却让楚星辰
重生反派女boss无弹窗
愣了下,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楚行云抬头望着夜空,重重叹息了一声,而后,他把从常名扬口中知道的事情,一五一十,毫无保留的告诉了楚星辰。

    这些事,楚行云说得很细,没有一丝一毫的遗漏。

    楚星辰听完后,不出声,静坐在石椅上,他心中的思绪很乱,不知道该如何形容,好几次张了张嘴,都不知道要如何表达,只是不断叹气,流露出黯然神色。

    楚行云靠着楚星辰静坐,没有说话,同样保持着沉默。

    夜,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亭台内,一父,一子,静默而坐。

    “云儿,我是不是活得很窝囊?”楚星辰呢喃低语,他的心情很低落。

    柳梦烟活着的消息,让楚星辰由衷的感到高兴,但,柳梦烟的活着,很痛苦,几乎可以说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更甚者,他所知道的一切,只不过是冰山一角,事情原因,仇恨恩怨,局势发展,最终结果,这些,楚星辰全都不知晓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楚行云,他,至今都蒙在鼓里!

    “当年发生的事,的确错综复杂,同时牵扯到星辰古宗和万剑阁,那时候,父亲只是小家族的族长,强行接触这些事,只会惹来杀身之祸,母亲深谙这一点,所以,她才从未跟你说过这些。”楚行云摇了摇头,看着漫天星光,声音轻柔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楚星辰移过视线,双眸掠动精芒,深深凝视着楚行云。

    “孩儿不会欺骗父亲。”楚行云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楚星辰眼中露出一抹感动之色,仰起头,长长叹了口气,道:“我楚星辰只是一介武夫,能娶得梦烟为妻,已经是天大的幸事,而我和梦烟的孩子,同样优秀,为人,为夫,为父,能如此,我已经是此生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他沉下目光,对楚行云说道:“洗劫齐天峰之人,是常赤霄和秦秋漠,为此,云儿你进入万剑阁,暗中向两人复仇,至于你洗劫万剑阁,应该就是为了当年之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楚行云眼神变得冰冷,回答道:“当年,为了各自的利益,星辰古宗和万剑阁同流合污,将母亲当成工具般,为此,他们还造就诸多杀孽,不仅拆散了我们,还让母亲承受着无穷无尽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这整一件事,母亲,并没有错,错的,是星辰古宗和万剑阁,这个仇,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咽下,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惨痛代价,而我现在做的这些,仅仅只是一个开端。”

    从楚行云的语气中,楚星辰感觉到了坚定和决然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并没有反对,而是伸手拍了拍楚行云的肩膀,严肃道:“云儿,只要是你做的事,为父都会无条件支持,但答应我,你一定要保护自己的安全,绝不可胡乱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大可放心,我已经布置好了一切,绝不会有生命危险。”楚行云眼中的冷意消散,对着楚星辰温润一笑。

    然而,在他的眼眸最深处,那一股冰冷之意,依旧存在着,并且随着这句话的说出,变得越发森然,阴冷。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