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495章 欲盖弥彰

第495章 欲盖弥彰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495章欲盖弥彰

    楚行云的话音,并非妥协,而是带有威胁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,威胁两名天灵六重天高手!

    这一瞬间,削瘦男子的笑容凝固住,一缕心火涌出,几乎快要将他的理智焚烧殆尽。

    已经彻底掌握住局势的他,所听到的,居然不是楚行云的求饶之言,而是威胁,要让他们放陆凌六人离开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不可理喻!

    他心念一冷,那万千剑芒疯狂颤抖,释放出无比恐怖的杀气,如狂乱风暴,把楚行云等人笼罩住,光是那股冷意,就足以令人胆颤心抖。

    削瘦男子正欲动手,但在这瞬,他和楚行云的双眸,突然对视在那里。

    顷刻,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自信之感,从楚行云眼中散发而出,这种自信,无关实力,更无关修为,令其感觉极为的不舒服,心头,更是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有办法逃出去?”削瘦男子的心中,突然出现这般想法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,不断浮出有关楚行云的信息。

    站在面前的这人,年岁虽小,但他所做之举,每一件,都是惊天动地,更可以说是前无古人,此刻,楚行云说他能离开这里,这,又是否狂言?

    越想,削瘦男子就越慌。

    而那名魁梧男子,显然是以削瘦男子为首,他见后者犹豫不决,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放人!”

    在两人深思的时候,楚行云猛然喝了声。

    这一喝声,使得两人的脸色无比难看,但同时,他们的气势却衰弱了几分,的确,他们的目标是楚行云,其他人的意义,不大。

    如果因为这几人,真的让楚行云逃了,此事将无比棘手,一切的一切,功败垂成!

    终于,削瘦男子想清楚了,看向陆凌几人,吼道:“你们这几个废物,还不快滚?”

    魁梧男子也是冷哼了一声,手掌张开,在楚行云的东南侧,那一面灵力高墙遽然间裂开,出现了一道出口。

    陆凌几人睁大眼睛,已经难以表达心中的惊诧。

    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,对方,为何会答应楚行云的要求,明是必死之局,最后却演变成如此结果,一人留,六人可就此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也留下来。”流星摇摇晃晃的站起身,他脸上的银光面具,又龟裂了些许,即便仍是无法看清流星的五官,但他给人之感,同样妖俊,邪魅。

    “此事,我一人能处理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楚行云看了流星一眼,藏在后方的右掌,轻然贴在了流星的后背处。

    灵力绽放,一瞬,便笼罩住流星的身体,让他面容生惊之时,一股强烈的疲惫感袭上心头,漆黑眸子不甘的闭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好照顾他,剩下的,都交给我吧。”楚行云将流星交给了宁乐凡,随即大步向前,独自一人直面着两大高手。

    宁乐凡扶着流星,看向楚行云的眼神中,带着强烈的不甘之意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古玄青、陆凌、陆青瑶和陆青璇,心中都是如此,他们虽能活,但这一前提,却是让楚行云独面死亡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楚行云冷声一喝,让五人身体惊颤,最后,他们并没有违抗楚行云的话,一个个拖着重伤身躯,三步回眸,五步回头,满是无奈
最后的羽翼帖吧
的走出了此地。

    咻咻咻!

    破空声席卷,五人化为流光,离开了这里,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身影,楚行云这才满意的收回目光,朝前方两人望去。

    “临死前,能留下如此英伟的形象,你也应该死得瞑目了。”削瘦男子狞声一笑,他举起手中的紫红软剑,直指楚行云的眉心要害。

    “慢!”忽然间,楚行云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削瘦男子大笑:“怎么?现在又怕死了?”

    楚行云摇了摇头,道:“我只是好奇,常赤霄他们到底给出了什么好处,居然能让你们如此卖命,连万剑阁的剑主,都敢暗杀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削瘦男子立刻止住了笑声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身旁的魁梧男子,也是面容呆滞,握住金光重锤的双手,竟然在发颤,呼吸骤然变得沉重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们之所以要杀你,只是为了求财,你刚才说的,我不懂。”削瘦男子立刻平复心情,重新举起了软剑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必再装了,我已经看穿了整个阴谋。”楚行云眼中掠过精芒,似能看穿人心那般,使得前方两人的心神一阵波动。

    只见他顿了顿,出声道:“从一开始,灵光石脉的出现,就是一个铺垫,为的,就是把我引来藏天谷,布置好暗杀之局。”

    “内务一脉,本就掌管万剑阁内外事宜,他们若要隐瞒,藏匿灵光石脉,并不困难,所以,做出如此铺垫,很轻松,唯一损失的,不过是一条灵光石脉而已。”

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言语,两名男子脸上没有变化,但,他们也没有出手,反而是沉目听闻着。

    “铺垫后,你们所要做的,就是引我入局,这一环节,若是过于粗糙,很容易引来他人的怀疑,常赤霄深知这点,所以,他把陆青璇当成诱饵,故意派她前往藏天谷,并只调派五十人,从而引来陆青瑶的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知道,陆青瑶知道这事后,肯定会让我出手帮助,话从陆青瑶的口中说出,任何人都不会怀疑到他的身上,就连我,那时也没有预料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时候,发觉到这一点?”忽地,削瘦男子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的这句反问,也变相承认了,楚行云刚才说的每一句话,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这一切,就是个阴谋!

    “从我看到齐玉真的那一刻,我就有所怀疑了。”楚行云淡声回答,令削瘦男子愣了下,疑惑道:“这话何解?”

    “或许你并不知道,齐玉真和常名扬,皆是对陆青璇抱有爱慕之心,如果这次前往藏天谷,单纯只是常名扬的阴谋,想要逼陆青璇就范,他根本不会带着齐玉真这个情敌。”

    “但结果,随行前往藏天谷的,除了齐玉真之外,还有滕青几人,他们在内务一脉的地位不低,实力也是不错,若单纯开采灵光石脉,他们前往藏天谷的意义,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言及于此,楚行云将目光缓慢落下。

    他说:“鉴于这些,当看到齐玉真的那一刻,我就知道,此行前往藏天谷,绝不简单,他们的存在,根本不是让常名扬做不轨之事,反而像危险信号,故意营造出陆青璇有危险的假象,令陆青瑶心生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这一手法太刻意,有种欲盖弥彰的味道,让我还未踏出万剑阁半步,就感觉到了阴谋的气息!”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