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494章 一人留下

第494章 一人留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494章一人留下

    削瘦男子的修为,乃天灵六重,擅长快剑。

    流星,不过天灵四重修为,但他的剑,居然比削瘦男子还要快,后发先至,并施于重创!

    “还不快走?”

    流星站立在虚空中,他的身体,突然颤了下,话音出口之时,他的气息也在飞快衰弱,一丝若有若无的燥热气息,萦绕在剑身之上。

    “他的蚀阳血毒,还没有完全祛除。”楚行云眼眸一凛,下一刹,他心头狂跳,来不及出声提醒,直接将残光向前甩出。

    锵一声!

    残光被震飞出去,那狰狞的紫红剑芒停滞片刻,让流星有反应的时间,身形连闪,眨眼便退了回来,但即便如此,他的胸膛处,仍是被划出一道颀长血痕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小瞧你了,居然还有如此帮手。”下方,那片山石炸裂开,削瘦男子从其中掠出,他的胸口处,也有一道血痕,极深,已经可以看到森森白骨。

    他的面容阴沉如鬼,冷冷盯着流星和楚行云,紫红软剑在低鸣着,夹带着浓厚的杀意,锁定了在场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这时,轰隆隆的声音传出,从上往下压来,让众人的身体下意识一沉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柄金光重锤砸落,那翻腾而起的灵力,竟如同浪花般席卷而开,如耸立高墙,立地参天,封锁了整片空间。

    “终于让我逮到你们了!”一道极其闷沉的声音落下。

    那名魁梧男子,终于赶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从高空中落下,双脚立于虚空,却让整片大地以及山脉都狠狠抖动了几下,一双铜铃眼眸扫过,凶光愈发浓郁,比灵兽还要令人感觉到狂暴。

    人群的脸色,霎时剧变。

    这魁梧男子的气息,似乎比削瘦男子还要强,而且,此刻这片空间,已经被他封锁,众人想要逃离,就必须将灵力高墙轰碎。

    但这一时间,绝不会短!

    削瘦男子的脸色,并没有因此变得好看些许,仍是冰冷异常,他指了指楚行云和流星,冷声道:“这两人交给我,其余之人,随你处置,但千万不能有所闪失!”

    他最后一句话,语气很重,似在强调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魁梧男子回答道,大手虚握,滔天般的灵力凝聚而来,犹如是形成了飓风,手掌拍出,金光重锤武灵浮现,碾碎天际,狠狠轰向了前方的陆凌等人。

    此人的招式,并不高明,但他所拥有的力量,却恐怖到了极点,举手投足间,都可以轻易的轰碎山峰,碾碎高坡。

    那金光重锤扫过,下方的山脉被冲出一道巨大裂缝,沿途的山峰之顶,更是炸裂开去。

    魁梧男子出手之时,削瘦男子也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他如鬼魅般出现,软剑扫出,同时卷向了楚行云和流星。

    “闪!”楚行云和流星同时低喝,身形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嗡嗡!

    两抹剑光绽放,一左一右,同时朝削瘦男子杀去。

    这两道剑光,皆是璀璨刺目,极致凝实,居然谁都不输给谁,但,它们并非相互争艳,反而有种相互辅佐之感,极为舒服,酣畅。

    “两人都是顶尖天才,幸好一人修为不济,一人身中奇毒,否则的话,此战必然无比艰难。”削瘦男子在心中暗道,眼中闪过冷芒,双手各自拍出。

    “叶舞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轻喝,削瘦男子的头顶处浮出一片紫红树叶,长达一丈,如剑,纤细顶天,散发出极其凌厉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,则是由万千紫红光芒掠出,拇指大小,却凌厉如同剑锋,席卷开去,如漩涡般笼罩两人,光芒掠过,径直留下密密麻麻的血痕。

    楚行云身体向后一退,残光斩出,将紫红漩涡破开掉,但也正是这一瞬,他的面前,闪烁着紫红光华的软剑,直刺而来,那一股剑之凌厉,刺痛着他的双眸。

    “休想伤他!”见楚行云陷入危机当中,流星当即出手。

    他脚步向前一跨,居然如同剑光般,轻易摆脱了紫红漩涡的束缚,站立于楚行云身前,长剑在手中低鸣,径直向前刺出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剑尖拦住了软剑的去
剑武战神帖吧
势,但剑光依旧倾泻下来,覆盖到楚行云和流星的身上,让两人身上的血痕更多,鲜血喷洒,不断从半空滴落而下。

    流星挡在楚行云的身前,剑光,更多落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,他全身都沾满了鲜血,戴在脸上的银光面具,也龟裂出密密麻麻的裂痕,左眼处,面具碎裂掉,将深邃黑眸曝露在了空气当中。

    “若你在全盛时期,或能与我一战,但此刻的你,已是半废之躯,能保住性命已是天大的幸运,居然还站出抵挡,真是愚蠢。”削瘦男子冷然出声,剑尖虚指,遥遥指向流星。

    “我要救的人,就算阎王亲临,也休想伤他性命,你,又算个什么东西?”流星的声音高朗,站起身,白衣飘飘,黑发如瀑,一抹超凡的洒脱之气,倏然从身上散发开去。

    削瘦男子面庞一颤,剑光再度压迫下来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流星当即吐出一口鲜血,但他却未退后,如直面狂风暴雨的劲草,始终昂扬站直,嘴唇微微开启,对楚行云轻声说道:“东南侧方位,那里的灵力最薄弱,你,应能一剑破开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楚行云的心神狂颤。

    目光朝周围扫去,却见后方,魁梧男子气势凌天,以一敌五,丝毫不落下风,反倒是彻底压制住陆凌五人,每人身上,都沾染着斑驳血迹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走?”

    这时,流星又催促一声。

    每说一言,他便吐出一口鲜血,身上的气息,也就虚弱一分。

    楚行云凝视着流星,又看了看后方的众人,最终,他身形一闪,却并未朝东南侧掠去,反而是扶住流星摇摇欲坠的身体,向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朗朗二字,从楚行云的口中喝出,让削瘦男子和魁梧男子同时凝目,他们将气息收回,目光死死锁定着前方。

    这时,陆凌五人终于得以**。

    他们落到楚行云身侧,因为伤势严重,已经难以直立,全都是弓着背脊,也唯有陆青璇的情况比较乐观,但消耗过大,脸色异常的苍白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一行人,削瘦男子嘴角浮起残酷笑容,狞声道:“怎么?不想反抗了?”

    此刻,他们已经胜券在握,说话声音,都是充满着得意,眼眸抬起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楚行云等人,甚是嚣张。

    “你服下解药,又强行催动阳罡之气,身体已经有所反噬,随后几日里,务必要好好静修,莫要再强行出手,否则会有损根基。”楚行云并没有理会削瘦男子,反而对流星道了声。

    流星陡然一愣,不知道楚行云为何要说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楚行云将目光移开,逐一扫过人群,最后落到陆青璇的身上,道:“你们离开后,也务必要休养伤势,以兽潮的规模判断,很快,万剑阁就会派出众多高手,驻扎在天阳城内,只要离开天阳山脉,你们就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楚行云的话,让人群越来越疑惑了。

    在他前方,削瘦男子啼笑皆非,笑看着楚行云,满脸嘲讽道:“你刚才交代的身后事,似乎有些可笑,你们全都要死,任何一人,都别想离开。”

    话到最后,剑芒再起。

    以削瘦男子为中心,紫红剑芒遍布虚空,如雨露般悬浮在众人身前,但这雨露,却蕴含森然杀意,每一道,都能摧骨断筋。

    楚行云面色不改,直视着削瘦男子,冷道:“我留下,你让他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削瘦男子双手环抱于胸,他的笑意很浓,仿佛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,而他身旁的魁梧男子,也咧着嘴巴,讥诮满面。

    面对着两人的嘲讽,楚行云回答道:“你们的目标,是我,其他人杀与不杀,对你们没有任何的区别,即便是死了,也不过多染几滴血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留下,并死在此地,你们的任务,才算是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但……”

    楚行云的话风一转,双眼绽放精芒:“如果我不顾一切的想逃,这六人的命,足以当我的踏脚石,让我能安然离开这里,你们也绝对留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按我说的去做,放他们离开,我愿一人留下!”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