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462章 起风波

第462章 起风波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462章起风波

    此时,已是深夜时分。

    剑主峰下,那些万剑阁弟子早已散去,偌大个空地,仅耸立着四座高大剑碑,披着轻柔月光,给人一种玄乎其玄之感。

    然而,距离剑碑不远处,一座高坡之上,却躺着三名青年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上,早已没有了气息,尚存余温的尸身上,布满了狰狞剑痕,这些剑痕,或深或浅,每一处,都落在关节上,施予了极大的痛楚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三人的心脏,皆是呈现出粉碎状,喷洒在周围的鲜血之中,更是夹杂着心脏的碎片,刺鼻的血腥味,冲天而起,弥漫在虚空各处。

    咻咻咻!

    数道破空声响起,楚行云和陆凌三人,率先来到此地。

    当他们看到眼前这一幕,纷纷皱紧了眉头,这三人的死状,太过于森然,让人感觉心惊肉跳,不敢深深细看。

    “到底谁这么大胆,居然敢公然行凶!”古玄青深深吸了口气,话音竟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万剑阁内,门规森严。

    弟子间,纵使有血海深仇,也不能公然厮杀争斗,否则的话,不管你的天赋如何,地位如何,一律废除所有修为,逐出万剑阁。

    正因这条门规,在万剑阁传承的千年岁月中,少有出现厮杀之事,此门规,乃是立阁之本,无人胆敢冒然触犯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三名万剑阁弟子被杀,死在了剑主峰下!

    楚行云也打量着这三人,其中两人身穿外门服饰,应该是外门弟子,而第三人,则是内门弟子,他们的腹下皆有狰狞剑洞,想必是被破了灵海,然后再惨遭虐杀。

    这样的手法,精准,狠辣,显然是早有预谋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他?”这时,宁乐凡轻声嘀咕了一句,被楚行云敏锐捕捉到,反问道:“乐凡,你认识他们三人?”

    宁乐凡伸出手,指着其中一人,坦白道:“此人名为秦贤,修为达到地灵九重天,乃是内门之人,前段时间,我跟他发生了小冲突,双方有所恩怨。”

    “秦贤?”楚行云眉头更深。

    宁乐凡点了点头,继续道:“他跟秋漠剑主的关系匪浅,是秦家的直系弟子,除了他之外,这两人,也来自秦家。”

    语落,夏倾城回过头,深深看向了楚行云,似有几分担心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这三名秦家之人,并非楚行云所杀。

    奈何,这三人死在剑主峰下,而且楚行云和秦秋漠的关系,本就水深火热,谁都看不惯谁,鉴于这点,很容易会有人对号入座,产生诸多怀疑。

    这时候,剑主峰各处,开始闪烁出点点流光。

    刚才的凄厉声音,已经吸引不少人的目光,此刻,他们出于心中的好奇,纷纷朝此地奔来,想要知道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待众人到来后,尽皆被这一幕震惊,双眸望着地面上的冰冷尸体,又看了看楚行云等人,疑光闪烁,开始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去吧。”楚行云道了声,他并不想理会此事,准备就此返回住处。

    但,他转身的刹那,眼角余光一闪,落到了其中
独断大明最新章节
一具尸体上。

    “暗之剑意?”楚行云的心神震颤了下。

    他惊讶的发现,那具尸体的伤口上,居然残存着一丝暗之剑意,很微弱,却真真切切的存在,正以极快的速度消散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夏倾城的话音响起,让楚行云猛然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目光所及之处,那缕暗之剑意,已经完全消失了,仿佛从未存在过那般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楚行云笑了笑,目光深深凝望周围一眼,这才返回住处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离开后,来到此地的人群,却是越来越多,不少人都知道这三名青年的身份,一番遐想后,议论声和谣言声,立刻充斥着整座万剑阁。

    翌日,清晨时分。

    骄阳刚刚升起,晨光未落,就有一行凌厉身影,来到了楚行云所在的剑主峰。

    这一行身影,共有两方。

    一方,身披血衣,血气浑厚,赫然是执法殿的血法队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,则是秦家之人,身为秦家之主的秦秋漠,也在队列中,他们的目光阴沉,浑身上下都是冷漠气息。

    “洛云,立刻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众人刚落地,秦秋漠便愤怒一吼。

    这吼声夹杂着浑厚灵力,让整座剑主峰都颤了下,周围虚空处,更是出现了无数道身影,目光远眺,密切关注此地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咿呀!

    门户缓缓开启,楚行云一行人从内走出。

    他们刚出现,那些秦家之人身上的冷漠气息,就铺天盖地的暴涌而来,尤其是秦秋漠,一步跨出,直接出现在楚行云身前,喝道:“洛云,你与我的恩怨,祸不及家族,你公然诛杀我三名族人,这是在挑战我的威严?”

    话音中,字字逼人,立刻使得楚行云的目光变得阴沉下来,他脑袋微移,直接无视秦秋漠的愤怒嘴脸,看向了侧方的陆刑。

    陆刑先是对楚行云行礼,而后道:“昨日之事,对万剑阁的影响极大,阁主命我彻查此事,那三人来自秦家,而洛云剑主跟秋漠剑主有所恩怨,故而我来例行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调查?这还用调查?”

    秦秋漠怒极反笑,指着楚行云高声道:“人,死在了剑主峰下,而洛云他们,恰巧出现在凶杀现场,再加上我与他的恩怨,很容易就可以判断出,凶手正是洛云等人。”

    “整件事的结果很明显,没必要再浪费时间,你们速速出手,把这些人都押入执法殿,按门规所言,一律废除所有修为,逐出万剑阁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秦秋漠的双手连连挥动,宛若跳梁小丑般,让所有人都心生不悦,就连陆刑等人,也是投以反感目光。

    “我师尊堂堂剑主,地位何其之高,怎么会下手杀三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,说句难听的,他们有资格死在师尊的手上?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,是宁乐凡。

    他望向秦秋漠的目光中,已经是蓄满了熊熊怒火,爆喝道:“再者,他们三人只是死在了剑主峰下,根本没有人看到何人出手,我大可以说,这一切都是秋漠剑主布下的局,目的,就是想诬陷我们,铲除异己!”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