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432章 魁首之战

第432章 魁首之战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432章魁首之战

    王座上,梵无劫颇有兴趣的看着前方两人,脸上笑意浓厚。

    “经过两年时间的历练,陆刑终于能自如的掌控血咒剑,看来当初让他加入执法一脉,是无比正确的决定。”他的声音很淡,却透着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多亏了大哥的慧眼,若非你发现陆刑的天赋,今日,他也难以走到这一步,登天剑会,将是他崛起之契机。”梵无尘心情极好,在奉承梵无劫的时候,也不忘夸赞陆刑。

    “魁首之战还未开始,你怎知陆刑必胜?”梵无劫突然道了句,让梵无尘脸上的笑意凝固住,眼眸中闪过一抹疑惑之光。

    他朝梵无劫看去,似乎想要从梵无劫的眼中看出什么,然而却见梵无劫直接闭上了眼睛,呼吸均匀,似乎进入了无我状态之中。

    梵无尘眼中的疑惑,越来越盛。

    在登天剑会之前,他知道,梵无劫想楚行云输,以此来打击楚行云的锐气,从而名正言顺的将其收入门下,彻底掌控住。

    但此刻,梵无劫的表现,却像是在支持楚行云,并且对楚行云抱有极大的期望。

    这样的转变,太大,梵无尘根本猜不透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执法一脉的六名剑主,也是满脸疑惑,没有人知道梵无劫在想什么,也没有人知道他要做什么,除了梵无劫自己之外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的过去,人群都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不少外门弟子的视线,聚焦在楚行云的身上,心中,居然盼望着楚行云能战胜陆刑,夺得登天剑会的魁首之位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万剑阁外门,拥有七万弟子,他们的天赋,并不弱,只是因为觉醒的剑意品阶太低,无法得到万剑阁的重视。

    楚行云成为剑主后,加入了传功一脉,并且主动要求整顿外门,发掘被埋没的天才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一众外门弟子,并不看好楚行云,都觉得楚行云太年轻,空有天赋,并无太多管理之能,更没办法指导他们。

    但今日过后,一众外门弟子,都已经认可了楚行云,若是他能全权整顿外门,说不定,外门真的会焕发出全新生机!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外门弟子希望楚行云获胜,是出自内心的情感,以及一种仰慕,认可。

    他们希望,见证一次历史。

    他们更希望,楚行云能振兴外门。

    在浩瀚的人群中,有一名身穿蓝裙的绝色女子,也在注视着楚行云。

    此女,自然是水千月。

    她也参加了这次的登天剑会,但运气不太好,第一场就无奈落败,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她。

    这时,她望向楚行云的目光中,同样是充满了仰慕和期望,希望楚行云能夺得魁首之位,将来全权执掌外门。

    但除了仰慕和期望之外,她的双眸中,还夹杂着一些异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奈何,注视楚行云的人群,太多了,她,只是芸芸重生中的一员,仅是一眨眼,就被淹没在人海当中,连一丝水花,都没能泛起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去了,人群感觉时间过得很漫长,似乎过了几天几夜,血袍长老终于站了出来,高声宣布魁首之战的开始。

    这一刹,虚空寂静无声,所有人都注视着擂台上的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魁首之战,终开始!

    陆刑的身上,弥漫着浓郁血气,右手上
足球之娱乐巨星sodu
的血咒剑,竟在咆哮,宛若渴望狂饮鲜血,他站立在那,如若一尊杀神。

    楚行云手持残光,浑身上下都是凌厉剑芒,人如剑,剑似人,双方不分你我。

    “你能走到这一步,足以令人钦佩,但登天剑会的魁首之位,不会属于你。”陆刑的声音无比平静,陡然间,这座武道擂台之上,刮起了可怕的剑气风暴。

    虚空当中,出现了一滴鲜血!

    这鲜血弥漫着武灵之光,悬浮于空,蕴含无穷血气,将整片剑气风暴都染得通红,笼罩在陆刑身上,让他变得更加瘆人,冷酷。

    “血武灵,位列六品,血暴剑意,位列七级!”一瞬间,楚行云就得到了陆刑的诸多信息,同时也在暗暗惊叹对方的天赋之高。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一道爆喝声陡然传出,只见陆刑一步踏出,整个人化作一道血色风暴,只一刹那,就降临到楚行云面前,一剑斩出,风暴呼啸而下,绽放出一道百丈剑芒,深红如血。

    见状,楚行云紧了紧残光,璀璨白光绽放出来,化作一抹极致之光,将这道如血剑芒斩断掉,干净利落,显然,融入极光剑意的残光,无比凌厉,能撕裂任何事物。

    陆刑感受到极致之光的惊人力量,不惧,反而露出狂热光芒。

    但见他高声怒吼,血咒剑刺出,直接和极致之光碰撞在了一起,一道血色浪潮朝着周围扩散,使得楚行云的身体猛颤,飞快向后掠去。

    然而,那股血色浪潮的速度更快,附着在他的身上,让他感受到一股难以言说的刺痛感,饶是肌肤上闪烁着琉璃之光,都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“你的剑,很快,很利,我根本无法阻挡,但你出剑之刻,恰恰是难以防备之时!”陆刑朝着楚行云疯狂冲来,居然任由极致剑光撕裂他的臂膀,一步步踏出,每一步都卷起血气风暴,剑啸声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“这个陆刑,未免也太疯狂了!”人群被陆刑的举动惊呆了,用自己的受伤,来换取出手时机,简直就是在赌博。

    他奔掠到楚行云面前,手掌一颤,血咒剑吞吐出汹涌血光,前方似有一股无形威压,笼罩这片虚空,随即刺耳的破空声响彻而起,似要刺穿这片天地。

    百重剑影,瞬息垂落下来,夹杂着疯狂之意,生生刺痛着楚行云的全身,就连身上的极光剑意,都黯淡了几分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百重剑影再度垂落,速度快若石火,每一重剑影,都蕴含着阳罡之力和血咒之气,压制着楚行云的气息,让他难以出手还击。

    锵锵锵!

    这些剑影势如破竹,前方的一切悉数碎裂,璀璨白光炸裂,楚行云的身体后退,任由剑芒如何绽放,却都被尽数震碎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又是百重剑影袭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剑影已经撕裂了一切剑芒,径直刺入楚行云的胸口位置,使得他的身体陡然停了下来,漫天血气翻滚不休,把身上的剑芒吞食掉,鲜血,更是喷洒而出,将地面染得通红。

    待血色风暴渐渐消散,陆刑的身影,站立在楚行云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手上的血咒剑,沾染着楚行云的鲜血,一滴滴,逐渐消失,被无情吮吸掉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陆刑毫无表情的凝视着楚行云。

    短短二字,从他的口中轻然吐出,在这片浩瀚空间中,缓缓回荡开去……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