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410章 齐家之不幸

第410章 齐家之不幸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410章齐家之不幸

    楚行云的步伐不大,而且很轻,但落在齐玉真的眼中,却宛若万丈山岳砸落,让他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他握紧着双拳,想要站起前行一步,但脚步还未迈出,那恐怖的剑压便降临下来,让他无论如何也踏不出半步。

    我输了?

    这三字在齐玉真的脑海中浮现,使得那张英俊面容变得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作为剑主之子,齐玉真早就进入了万剑阁,曾三度进入玄剑谷,对无穷剑压更是了若指掌,懂得用多种技巧去抵挡,承受。

    今年,他再度突破,成功踏入第六重区域,并且继续前进了五十三米,成绩喜人。

    但最后的结果,他依旧败了,败给了初入玄剑谷的楚行云。

    “你我立下赌注之时,玄剑谷内外的人群,都清楚看在眼里,你堂堂剑主之子,应该不会反悔吧?”楚行云的声音适时传来,让齐玉真回过神来,双眼猛然一颤,喷涌出滚滚怒火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他发出一道哼声,手一拽,直接把银白护肘拖下,扔给了楚行云。

    在银白护肘靠近的时候,楚行云的右臂毫无征兆的颤了下,佩戴其上的万象臂铠,竟发出了一道轻微的共鸣声音。

    “成功到手!”楚行云将银白护肘抓在手里,嘴角上扬起一抹淡笑。

    在玄剑谷外,楚行云看到齐玉真的第一眼,就注意到了这枚银白护肘,此护肘,并无出彩之处,虽是王器,但仅仅拥有一道神纹,并不起眼。

    但随着两人靠近之后,楚行云惊讶的发现,他右臂上的万象臂铠,居然发出了共鸣声音。

    这一瞬,楚行云心中立刻明悟,齐玉真手上的银白护肘,赫然是万象臂铠的配件之一,也是楚行云所看到的第四枚配件。

    当下,楚行云就在脑海中思索着,要如何将银白护肘收入囊中,直到齐玉真主动挑衅后,楚行云灵光一闪,忽然想到了此计。

    将银白护肘收下后,楚行云并没有急着融合,而是将其收入了储物戒中,脸上,更是没有丝毫喜色,反而表现得很是冷漠。

    此地是玄剑谷,一举一动,谷外人群都能清楚看到。

    如果他立刻将银白护肘融入万象臂铠,难免会引来别人的注目,尤其是常赤霄等人,对他恨之入骨,肯定会观察得尤为细致。

    一旦被他们发现了万象臂铠的秘密,恐怕又会引来轩然大波,甚至,在秘境所发生的一切,都有可能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险,楚行云不能冒。

    看到楚行云将银白护肘纳入储物戒中,齐玉真脸上的怒色更加浑厚,他紧咬着银牙,语气冰冷的道:“洛云,你别嚣张的太早,十日后的登天剑会,我一定会让你百倍奉还!”

    话音中的冷意,让空间的气氛变得凝固,楚行云微微抬头,先是看了齐玉真一眼,而后嗤笑一声,道:“似乎从头到尾,都是你一人在嚣张吧?”

    楚行云双手环抱于胸,声音淡漠:“从我进入玄剑谷的那一刻,你就仗着多次进入玄剑谷的优势,处处挑衅,步步为难,甚至还拿其他人来威胁我,逼我与你比试,那个时候,嚣张之人,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与你比试之后,从玄剑谷第二重区域开始,你我一路奔掠,直至来到第六重区域,一路上,你把我看成落败之人,多次说出胜利宣言,那时候,嚣张之人,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此时此刻
劫天运帖吧
,我胜了你,收下银白护肘之后,根本没有说一句言语,但你却说我别嚣张太早,还放下狂言,要让我在登天剑会百倍奉还,这嚣张之人,仍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实在搞不明白,现在沦为失败者的你,到底哪来的信心,敢对我说出这些话,难道你齐玉真的字典里,真的没有羞耻二字?”

    言语如针,每一字,每一词,都生生刺入了齐玉真的脑海中,令他整张面庞都变成铁青颜色,**声如牛,仿佛要将楚行云彻底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他齐玉真,从出生至今,一直都是天之骄子,无人胆敢谩骂于他。

    然而,楚行云却当着所有人的面,逐一数落他的言行,还说他不知羞耻二字,这已经点燃了齐玉真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也不能全怪你。”

    忽地,楚行云再度开口,这一次,他并没有看向齐玉真,而是抬起头,望着那片迷蒙虚空,朗声道:“古语曰,子不教,父之过,或许你那位剑主父亲,也早早认为你会胜过我,从而大放阙词,宣扬你的胜利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父,一子,都是一个德行,还真是齐家之不幸!”

    楚行云的话音传出,不仅响彻整座玄剑谷,更是传到了玄剑谷外,让所有人都清楚听到。

    这一刹,玄剑谷外的空间,一片死寂,所有人都因为这句话,而惊得说不出话来,像是有什么东西塞住了喉咙,连一丝声响,都难以发出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”

    一股暴怒之气,从齐阳沉的身上喷发出来,以他为中心,方圆百米内的空间都变得扭曲,狂风呼啸,怒意肆虐,让所有人都退后百米,生怕会遭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在齐阳沉身旁,常赤霄和秦秋漠也是面色难堪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想到,明明是胜券在握的比试,最后的胜者,居然是楚行云,而且,楚行云的语锋实在犀利,三言两语,就让他们连一句反驳之言,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谷内,楚行云敏锐感觉到齐阳沉的怒意,很是满意的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他没有理会齐玉真的愤怒目光,身体转过,用一种很随意的语气说道:“齐玉真,在比试之前,我说会让你知道什么是自取其辱,刚才,只是其中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齐玉真神色一呆,没能理解楚行云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就连玄剑谷内外的人群,也满是疑惑的皱紧着眉头,将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,想要找寻到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楚行云没有解释,他只是深深吸了口气,随即,一抹耀眼白光释放,将他整个身体都笼罩住,犹如一**日般,璀璨,夺目。

    “闪!”

    他蓦然吐出一字。

    字未落,身体,却已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待楚行云再度出现之时,他已经来到了玄剑谷的尽头之处,恢弘恐怖的剑压疯狂压下,却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,仿佛这剑压,根本不存在那般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让玄剑谷内外,再临死寂。

    那暴怒嘶吼的齐阳沉,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那喋喋议论的人群,也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轻松踏入玄剑谷第九重的楚行云,居然有种如梦如幻之感,眼眸惊颤,目光僵硬,皆是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至于玄剑谷内的齐玉真,心中之震撼,更甚。

    也正是在这一瞬,他心有所悟,似乎明白楚行云那句话的意思了……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