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408章 自取其辱

第408章 自取其辱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408章自取其辱

    楚行云身形闪烁,眉头微锁的回到原地,他万万没想到,水千月,竟然也加入了万剑阁。

    刚才猛然看到她的一瞬,楚行云还真有点错愕,下意识停顿了片刻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只是错愕了一下,心神便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昔日,皇城外,楚行云于武靖血百万乱军之中,救下了水千月和水崇贤,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与这两人间,再无恩怨,从此便是陌路之人。

    对于陌路之人,他自然不会多加关注,仅一眼,就将目光移开了。

    啪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一阵鼓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齐玉真拍打着双手,满是笑意的说道:“没想到,洛云剑主居然如此仗义,不惜强行出手,也要让那些人安然修炼,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!”

    “齐玉真,你针对的人是我,又何必将别人牵连进来。”楚行云的声音冰冷,说话间,他对夏倾城使了个眼色,让她先行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。”

    齐玉真出声打断,毫不在意的瞥了夏倾城一眼,道:“只要你还未接受比试,我就会一直缠着你们,让你们无法静心深修,反正对我来说,进入玄剑谷,并非什么新鲜事,十日时间,我还是耗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夏倾城霎时气急,眼中不断喷涌出愤怒之火,但同时,她也流露出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齐玉真,是齐阳沉的独子,天赋极其惊人,早早就加入了万剑阁。

    在这几年里,他曾多次进入玄剑谷,对于这无穷无尽的剑压,早已是见怪不怪,根本没把这次机会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再者,以他现在的修为,苦修十日,并没有太多的成效,就算完全浪费掉,也不会心疼。

    鉴于这两点,齐玉真想到了这个办法,把十日时间,当成是筹码,以此来逼迫楚行云,强行要他接受比试。

    楚行云站立在原地,冷漠凝视着前方的齐玉真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的嘴巴张开,吐出一道字音:“这座玄剑谷内,弥漫着无数隐晦气息,外界之人,应该能看到这里发生的事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虽说齐玉真不知道楚行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但依旧做出了回答。

    楚行云同样笑了一声,眼中的冷意逐渐褪去,淡声道:“齐玉真,你堂堂剑主之子,为了逼我就范,不惜以他人作为要挟,此事现在传出去,整个齐家,都会因此蒙羞!”

    这话一落,齐玉真的脸色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他刚欲开口,却听到楚行云又道:“比试,我可以接受,但你必须拿点赌注出来,若是我赢了,你右臂上的护肘,将归我所有,同时,你不得再骚扰他人静修!”

    楚行云指了指齐玉真右臂上的银白护肘,眼中,掠过了一抹隐晦的坚决之色,似乎无论如何都要将这枚护肘收入囊中!

    “若是你输了呢?”齐玉真心中一喜,却没有直接答应下来,这枚银白护肘,乃是王器,虽说仅是一纹王器,但也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纹王器,你这都不敢赌?”

    看到齐玉真的眼神变化,楚行云故作不屑的道了声,手掌一甩,三道浑厚光芒弥漫而出,悬浮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全都是王器!”齐玉真目光微颤,眼前这三道光芒,居然全都是王器,两件双纹王器,一件三纹王器,每一物所散发出来的气息,要远远胜过他的银白护肘。

    “我是剑主,而你,只是真传弟子,既然你我赌斗,我也不能落了下乘,若是我输了,这三件王器,都归你所有。”

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话,齐玉真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,顿时愣在了那里,楚行云一皱眉,沉声道:“怎么?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齐玉真立刻摇头,急忙道:“比试的赌注,就这样说定了,所有人都可以见证,双方皆不可反悔!”

    听罢,楚行云看向了夏倾城,夏倾城立刻明悟过来,凝声道:
神藏全文阅读
“放心吧,这十日时间里,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,你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她挪动莲步,头也不回的朝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夏倾城心里很清楚,楚行云这样做,就是不想她受到影响,齐玉真不在乎玄剑谷,但她在乎,不能错过这次的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至于双方赌注,夏倾城并没有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她深知楚行云的性情,后者突然提出如此赌注,肯定是有他的想法,留在楚行云身边,她也只是个负担,离开,反而可以让楚行云没有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没有?”齐玉真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,他站在楚行云身侧,眼眸中的火热之意,几乎要喷涌而出,那三件王器,他势在必得!

    这一次,楚行云依旧没有回答,反问道:“你不惜用这样的肮脏手段,也要逼我与你比试,其中的意义,是什么?”

    齐玉真先是一愣,而后笑道:“你凝聚出九级剑意,一举成为万剑阁的荣誉剑主,那是何其的风光,得意,倘若我将你击败,那你身上的风光,将全都归我所有,同时,所有人都会知道,我齐玉真的潜力,要远远胜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对齐家的羞辱,十日后,你自然会百倍奉还,因为你我的实力,差距太大,不需要一战,都能知道赌约的最后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到那个时候,论潜力,你已经败给了我,论实力,你也败于我,你洛云,将成为我的手下败将,是彻彻底底的失败者,毫无还手之力!”

    一道道嚣张话音,从齐玉真的口中吐出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发出了一股猖狂笑声,这股笑声传荡而开,让所有人都能清楚听到,就连玄剑谷外的众人,也不例外,听得很是清楚。

    楚行云听完这些话,面色依旧是波澜不惊,淡声道:“想法倒是不错,但我会让你知道,什么叫自取其辱。”

    语落,他将目光移开,身形一掠,犹如一道流光般,急速掠向了前方。

    “自取其辱?你也有这个本事?”齐玉真脸上的笑意越发浓厚,身形闪烁,同样化为了一道流光,急掠虚空,快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玄剑谷外,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刚才发生的一幕幕,所有人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陡然间,一道大笑声响起,打破了这股安静。

    大笑之人,赫然是齐阳沉。

    只见他得意的说道:“玉真进入万剑阁,已有三年时间,曾三度进入玄剑谷,对于玄剑谷的剑压,他早已经是了若指掌,今年,他的修为已达天灵三重之境,应该能冲击玄剑谷第六重。”

    “相比之下,洛云的剑意虽强,但他的修为,却是硬伤,能到达第五重,都已经极其的了不起,根本不可能踏入第六重,这一比试,他已经败了!”

    齐阳沉浑身上下都是喜色,比试还未结束,他就已经做出了胜利宣言,让不少人都对他嗤之以鼻,投以鄙视的目光。

    但鄙视归鄙视,众人对齐阳沉的话语,还是极为赞同的。

    玄剑谷的剑压,无穷无尽,同时压迫着剑意和灵海,楚行云的剑意很强,达到了九级层次,但他修为实在太弱,灵海难以承受住剑压。

    正如齐阳沉所说,楚行云能到达第五重,都已经极其强横,可以让所有人惊呼感叹。

    至于第六重,几乎无望!

    “洛云,你在玄剑谷败给了玉真,十日后,你还会在登天峰输掉赌约,到那时,你将彻彻底底的沦为笑柄,你身为剑主的威望,更是不复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这,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场!”

    齐阳沉双手环抱于胸,眼中充满了得意之色,仿佛在这一瞬,他已经看到了楚行云丢尽脸面的一幕,神色很是嚣张。

    一旁,常赤霄和秦秋漠站立着,脸上皆是带着冷笑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冷笑之余,常赤霄的心中,却是有一种不适感,似乎很快就要发生点什么,心神有点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来得很是突然,完全没有迹象!(83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