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修真小说> 灵剑尊 > 第395章 残光

第395章 残光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395章残光

    传奇古剑,乃天地而生,是无上帝兵。

    那名白衣中年,是传奇古剑的剑灵,正在剑冢内休养生息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道光剑之影,同样也是剑灵,但严格来说,它是残缺的,并不完整。

    按楚行云所想,千年前的那场大战,传奇古剑远远不敌黑洞,不仅身受重伤,连剑尖,都被无情斩断。

    剑灵,栖居于剑体之内。

    传奇古剑的剑尖断去,剑灵也势必受到重创,它为了躲避黑洞重剑的追杀,不得不舍弃剑体,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这就是为何,这柄断剑接触到极光剑意的时候,会有如此强烈的共鸣,已经碎裂的剑灵,瞬息恢复,两者,本就为一体!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楚行云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,眼眸带有火热之色。

    在洗剑池之底,白衣中年已经承认了楚行云,不仅种下剑种,还将极光剑意传承下来,让楚行云能够安心潜修,增进修为。

    这柄断剑,虽说是传奇古剑的残躯,但它的存在,依旧强横,能完美匹配极光剑意!

    “经过了千年岁月,传奇古剑的剑灵,已经逐渐恢复过来,并且能凝聚剑种,找寻新的持剑人,那它为何不召回断剑,重新凝聚剑体?”楚行云的脑海中,突然浮起这般疑惑。

    帝兵之剑灵,非同小可,几乎跟生灵无异。

    以它所拥有的力量,召回断剑,重新凝聚剑体,并非不可能之事。

    但结果,却并非如此,剑灵,依旧在剑冢内静修,而断剑,却被悬挂在剑塔之中,保持着残断之躯,剑灵碎裂不堪,无法重塑。

    楚行云微蹙眼眉,陷入了思索当中,他刚抬起头,却发现那道光剑虚影,已然掠到了他的面前,白光如水波般弥漫开去,深深映入了他的眼帘当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身躯猛然颤抖了下,楚行云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内空间,入目处,是一片连绵无尽的山脉,天地昏沉,空间僵硬,气氛凝固得让人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这并非真实,而是记忆光影。”楚行云很快回过神来,眼前这片场景,是光剑虚影的记忆,它将楚行云的意识,带入了光影当中。

    正当楚行云打量着四周之时,轰隆隆的声音响起,在遥远天际处,有两道流光破虚而来,一者黑,一者白,如陨星那般凶猛疾行,将寸寸天地都撕裂掉。

    “黑洞重剑!”楚行云发出一道惊呼声音,那抹黑色流光,居然是黑洞重剑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立刻移过,却见那抹白色流光,也是一柄剑器,剑身颀长,光若雪白,正散发出刺目之光华,将一切事物都撕裂掉,哪怕是巍峨山脉,都被轻松斩断。

    “这抹记忆光影,应该是千年前的那场大战,这柄颀长剑器,应该就是传奇古剑。”楚行云的目光内敛,瞬息就做出了判断。

    此刻,传奇古剑和黑洞重剑正在激战,一者轻灵锋锐,一者厚重无锋,黑白两光碰撞,让天地都剧烈颤抖起来,生灵湮灭,虚空寸断,声势之恐怖,已然远远超越了武皇强者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帝兵的力量!”楚行云看得入神,不禁由衷发出一声感慨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战局突变。

    黑洞重剑之上,一抹漆黑光华绽放,光华疯狂蠕动着,最后化为一道漆黑光晕,高高悬挂于虚空当中。

    这道黑色光晕出现之时,整片天地都变得黯淡,黑洞重剑震颤,陡然释放出一股难以言说的恐怖吸力,吞噬一切,吸收一切,就连传奇古剑,都开始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漆黑光晕依旧,那黑洞重剑的庞大剑躯,却是出现在传奇古剑的上空,剑如山,裹挟着无穷无尽的黑光,朝传奇古剑狠狠砸落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的传奇古剑,被恐怖吸力笼罩住,根本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下一瞬——

    古剑狂颤,那剑刃之尖,被黑洞重剑硬生生斩断掉,笼罩住剑体的极致之光,就此消散为虚无,再也不存一丝。

    传奇古剑断裂后,古剑剑灵直接舍弃了断剑,就此逃之夭夭,而黑洞重剑也受了伤势,并没有立即追杀,黑光收回剑体,消失在了这片天地中。

    “传奇古剑,果然远远不敌黑洞重剑。”楚行云将这一幕幕收入眼帘,目光微凝,却发现记忆光影并没有消失,依旧在继续着。

    那柄断剑,从高空跌落下来,躺在尘埃中,再无丝毫声息。

    剑已断。

    剑
不灭龙帝最新章节
灵也已经离去。

    断剑的存在,就犹如一具战败之尸,在这里永远长眠。

    冬去,春来。

    夏离,秋归。

    无情的岁月年轮,压出了一道道历史之痕,这里的一切,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,山脉夷平,国度兴起,无数武者在这里生活,谱写出一段段传奇。

    没多久,国度被湮灭,武者生存之地,化为一片废墟,昔日的繁荣,重新化为荒芜,周而复始,循环不休。

    但那柄断剑,依旧躺在这里,饱受孤独之煎熬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,本就无情,胜者尊,败者亡,它虽是古剑之身,但因为败给了黑洞重剑,自然会变得无比衰败,无人问津。”

    楚行云凝望着眼前之景,心中,突然掠过一丝明悟之色。

    他现在终于明白,为何古剑剑灵,并没有唤回断剑。

    剑已败,是一柄败剑。

    败剑之躯,已经没有召回的必要了,所以,剑灵抛弃了断剑,两者,再不相干。

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似乎是察觉到了楚行云的思绪,视野中的那柄断剑,发出了一道道低鸣之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,如泣如诉,在整片虚空中不断回荡着,就连寂静黑夜,都因为这道声音颤抖起来,月色无光,陷入了无尽的哀怨之中。

    它,虽是断剑,但剑体内,仍有残缺之灵。

    此刻,它在哭泣,更是在哀伤,以呜然声音,释放着心中的悲哀。

    楚行云凝望着断剑,那一道道哀伤之音,传入了他的耳中,让他也产生了共鸣。

    上一世,他被萧刑天所杀,万千成就,付诸东流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虽然已经转世重生,但临死那一刻的悲悼,他依旧感受至深,只是这种感觉被他埋藏在内心最深处,从来不去触碰。

    如今,断剑的哀鸣之音,让楚行云重新回想起当日的场景。

    岁月依旧在流逝,这片天地,也依旧在变化。

    万剑阁的出现,为这里赋予了生机,一座座宫殿拔地而起,一处处阁楼堆叠而生,武者的数目,也是越来越庞大,俨然形成了一方圣地。

    一日,有一名剑修,发现了断剑的存在,这名剑修,恰好来自万剑阁。

    断剑被带回了万剑阁,在一名名剑修手中流传,但它只是一柄断剑,难得重用,到最后,它被悬挂于剑塔内,逐渐被人所遗忘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剑灵依旧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断剑,真的被抛弃了。

    就在楚行云摇头叹息之时,那回荡在虚空中的剑之哀鸣,消失了,一抹刺目白光绽放,如启明星那般,彻底湮灭了寂寥气息。

    那一抹白光,来自断剑,它悬浮在剑塔中,剑鸣不再悲悼,反而是透出一丝不甘,剑体内的剑灵,缓慢蠕动起来,似要重新凝聚。

    白光越发强盛,那断剑之身,也变得越发雪亮,更让楚行云惊讶的是,它的气息,变了,依旧锋锐无匹,却是多了一丝深邃,更加的凝实,纯粹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那抹白光映入楚行云的眼中,待他恢复视线后,自己已经回到了内空间。

    断剑,依旧悬浮在身前,但那深刻断口,已经完全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锋锐剑尖,正吞吐着刺目白光,发出嘶嘶之音。

    断剑,居然修复了!

    楚行云睁大着双眼,还未有所动作,那断剑便掠到了他的手中,白光如波,如若饥渴般吸收着极光剑意,让它的气息变得更加凌厉,锋锐。

    但同时,却也蕴含着一丝不屈,如若浴火重生后的真凰,重新绽放出神光。

    “千年的悲鸣,并没有让你走向绝望,相反,却使你变得更加纯粹,现在的你,重获新生,再也不是传奇古剑,更非败剑。”楚行云轻然吐出一道字音,断剑微颤,发出低鸣声音,仿佛同意了这一说法。

    见状,楚行云的嘴角掀起一抹弧度,手握剑柄,朗声说道:“既然是新生,那自然要彻底摒弃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经历了千年残断之苦,但并未就此放弃,苦等千年后,终于浴火重生,绽放出希望之光,那我便唤你为残光,如何?”

    思索片刻后,楚行云的眼中闪过一道精芒。

    残,意为残断,代表着它的过去,更代表着它的千年哀鸣。

    而光,则是希望,象征着重生。

    残已过,光重临。

    故而取名为:残光!(83  )